听到年少心底的回音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美文随笔

听到年少心底回音
 
陈学斌
 
1
 
时间久了,才恍然间发现,自己已经邂逅了一场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年少的时候,总希望一个人可以去涉足远行,轻装上阵,做一个孤独的背包客,到一个个无人知晓的遥远国度,把心给予每一片天空,但是那些青春抑郁难耐的日子终究束缚了这些不曾实现的幻想。

不曾去过远方,但心却一直归属。百般寂寥的日子多了,便总是愈发徒步旅行的情结,但总是碍于经济与时间的问题,这样的想法便也总是常常不攻自破了。于是年少的岁月里,我总是不停的谋划着一场自己的旅行,而每次却总是止于现实可观的地方而心生落寞。

孤独的日子久了,也便早已习惯,而有的时候习惯会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东西,正如孤独的人习惯久了,才会发现寂静的时候总是止于喧嚣之处。聊以自慰,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正如年少时对光过敏般的样子,于是我不得不在很多个日子里,将我的时间黑白颠倒。

灵魂不会孤独,正因思想还未停止。于是孤独的日子多了也需要派遣,也许仅仅是因为思想还在。

纪伯伦说:孤独,是忧愁的伴侣,也是精神活动的密友。

仔细想想,这又何尝不是呢?人总是需要在孤独的时候才会想起一个未知的人,然后想到痛,痛到流泪,然后再以此来宣泄自己未知的情感。

孤独的人才会有思想,就像是一汪清澈的湖水,只有在世界安静下来的时候,你才能看清自己的倒影。于是年少的心需要孤独,只有这样,才会在在空旷的,人迹罕至的山谷之中,听到自己内心深处清晰的回音

这倒也怪,人总是在最孤独的时候才最真实,只是可惜,人不能一直孤独,总是需要带上最真实的面具去应对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人群。

真是遗憾至极,不能一直孤独下去。
 
2
 
转眼间身边的朋友陡然减少,起先的时候或多或少的还会想起彼此,所以出于惦念和挂牵,总是忘不了给彼此打一个电话,但是时间久了,有些回忆也就开始在脑海之中淡却了。

正因如此,愈发的想要出去走走,去友人曾经生活过的土地瞧一瞧,看一看他如今的生活环境,是否正如友人曾经和我絮叨过的场景一样。而这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自己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心痛,莫名其妙的害怕,我害怕,害怕在未来的某一天,关于友人的记忆,连些许清晰的回忆都没有了,等到那个时候,我会不会连自己都痛心疾首,或者,我也早已忘记自己还会痛心疾首。

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漫步于城市的边缘,看着那些不曾属于我的爱恨情愁,都将在我的生命里激情点燃。而我在一个我至今都不曾熟悉的城市里,看着不同的人演绎着不同的人生,听不同的人讲述着不同的故事,而每每如此,他们都会变成我写作的素材。但是这时我却往往无从下手,或许只因自己涉世不足,佯装沉稳的外表,并未真正的褪去幼稚的内在。

看惯了别人的喜怒哀乐,就总是特别容易陷入到别人的生活里去,但我们又不得不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

于是,我还要时常提醒自己,那些年少不羁的轻狂岁月,都是过眼烟云。

如此而言,的确不该让自己沉浸于单调乏味的生活之中,更不应该沉浸于孤独的世界而郁郁寡欢,总算觅一两部与青春年少有关的电影,但是情节未免总是显得矫情做作。结局,离我总是可望而不可即。

直到最后我才明白,无论是屋檐下的燕子,还是屋檐下的蝙蝠,都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的不同生物。永远都不要奢求他人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更不要奢求他人在孤独的时候抚慰内心的离殇。

而活着,毕竟是自己的人生,何必去肆无忌惮的去复制他人的生命。
 
 
3
 
活着便是一种幸福。

年少失意的时候我总是这样自我安慰,当然,请相信这也是一种高境界的自我追求。

几天前,与友人把酒而欢,我对朋友说:活着便是一种幸福!

友人笑对我说:没想到这么多年,原来你就这么点儿精神追求!

我笑着对他说:我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就这么点儿追求!

曾经一起耍大的年少玩伴先先后后都已有了各自的前程,有人远嫁天涯,与自己的知心爱人比翼双飞,也有人心系祖国,投身到遥远的边疆,更有人因不合世俗,走向社会却屡屡上当受骗而一时难解心结而自我了断了生命。

而那些与年少有关的青春印记,也都只是定格在了彼此脑海最深处的地方。

正如三毛所说:对弈的人已走,谁还在意推敲红尘之外的一盘残棋?
 
而在这个浩瀚蔚蓝的星球上,有的人喜欢不停的追求幸福,而有的人却甘愿放弃幸福。

我们只是在各自的追求着年少时憧憬的幸福,然后走在各自毫不相干的生命道路上。正如《名侦探柯南》第十五部剧场版里说过的一句话:一次擦肩而过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再也见不到一些人了,就像是生命中从一个点出发的两条射线,今后的道路越走越远,再也不见。

只是一路走来,很值得庆幸,孤独的时候总可以回忆,感谢孤独,提醒我在迷茫失意的时候倾听来自年少内心的回音。
 
4
 
 
万物轮回,一切如初。

只是碍于时间流失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早已物是人非。

母亲也总是这样说,我们姐弟三人也不比当年年少的时候了。她也总是这样,每每见到我的时候总是观察出连我自己都不曾发现的轻微变化,或是胖了,或是瘦了,然后紧接着是一通不停的絮道。

工作之后,就比不了学生时代,多了忙碌,少了清闲。在家的时间也便因此而打了一个折扣,母亲知道我有胃病,隔段时间没有接到我的电话便开始惦念,却又总是怕碍于我工作又不肯打电话给我,所以她总是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来编写一条简短的信息给我。而内容也无非就是关于“吃饭”“穿衣”之类琐碎的事情,但是我知道,就是这样的字眼,都不知道她因为按错了键而重新输入了多少回。

我和母亲说,让大姐闲着没事的时候回家陪她,她却又总是推辞嫌两周大的外甥太过于吵闹。而我心想,我们姐弟三人年少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让她感觉到吵闹呢?

母亲老了,显得愈发的矮小,身体状况也总是愈发的糟糕,而母亲每次都是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就连前段时间生病住院的时候,都对电话里的我再三隐瞒。

真想时光止于年少,那时母亲还年轻,忽然间怀念起那时因为调皮而被母亲拿着扫把追着姐弟三人满院子跑的场景,只是此时,母亲已经佝偻的身体不知还能否跑的动。

恍惚间才发现,母亲何尝不是在怀念我的年少呢!

有一次母亲深夜做了一个噩梦,关于我,便彻夜未眠,在我清晨的睡梦中便急匆匆的打来电话,问我是否安好,得知我安然无恙,她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虚惊一场。

母亲疼我,我是知道的,只是碍于表达,谁也不曾将它说出口而已!

而时间就是这样,直到自己青色的胡渣,终究与母亲额头的皱纹一同雕刻了岁月的痕迹。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时间流失最好的印证。
 
5
 
又是一年岁末时。

年少的时候总是盼着过年,因为那时总是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食物,穿上漂亮的新衣服,到处总是洋溢着新年的欢乐气息。而今却总是不停的感叹,时不我待。又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只是在蓦然回首间发现,自己已不再年少,那些渐行渐远的往事,那些渐行渐远的亲人与友人,都将化作夜深时孤独的种子,在岁月的年轮里,不停的生长发芽。

而我相信,路的尽头还会有路。只是我们不得不埋葬年少,堆起坟冢,为下一个年华树起新的里程碑,然后义无反顾的投身到下一段人生的历程中。

仅此,我原谅年少的孤独,祭奠远谷的深处来自心底的回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