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笔,却是一章的你。

漫天的飞雪,将她的发髻染白,一席的白衣,仿佛要将她掩入这皑皑的白雪中,那冷的深处,是抵触不到的忧伤。

他扬起头,看乱花停滞处,南国的冬月是此般温柔,流水尽处,却是一秀枯瘦。

犹是那年不明香中玉,非与剑去朝夕,客来辞退,花来嶄碎,独她与所众不同,那年紫城里,她到处,尽是芬芳。

似月的荷塘在淡淡的夜里息出浅浅的瓣香,她摇船弄赏花月,他脊剑踏岸而梭,相匆时光,前世今生,所有的等待与执着,就这样缓缓的在时空里缩放,来不及相望,还来不及相忘。来不及,来不及,来不及拾起的温柔在轩草尖上刺透,来不及等待的守候在乱页里刻骨,来不及等你允许就约你厮守。

犹记那年青涩如见艳影于葵林,细步纤影,府阳扶眉,晴风吻乱的发翼竟也是此般唯乱的美。

许是漂泊已久的浪子渴望家的归宿,许是命运流离轮转一段注定,从此,不慎叠念相思,便患相思疾。(娶你用尽一生做赌注,你怎忍心让我输?)
 
所有的等待与执着,就像上了链锁,穿刺过无尽黑暗的忧伤,将所有微渺的幻念跌入渊涯,然后任齿骨融沙,期待千年的相遇,梦尽一生邂逅,十年相守,不及佳音一宿。
 
微凉的月线向是倒插在寂寞深处的锁针,每一处轻微的想念都是致命的疼,黑暗吞噬了每一颗星辰,惟有她透彻温柔的轮廓还在脑海里幻念不停。

犹是那年不明香中玉,棱漠无垠,求尽无声,天涯寻觅,为你筑剑消花为枕,取地为城,那得夕阳独到处,斜影愁刹空归人。

思绝才觅断肠草,那知寻得暗魂香。爱到尽头,一无所有,回首却只有你是一生典藏。

不晓城紫的浪子,终是一生不安的奔腾,纵使沙狂尽浪淘得彼岸不败辉煌,蹄马鞘剑徒空半堡疆场,梦回南墙,却已不见襄阳。乱角,无伊人向葵扶笑,离台,无紫薇捻泪披裳。

犹记那年雪里别行,犀利的风将他的披风浮起,散晃着万千不舍牵挂的素发。眼前是弄眉积雪成泪,身后是剑葬桃花。

痛,或许是世赠予浪子的旅途。一生放荡不羁,徒笔四里,负子判成,吟尽流月芳华半指终场须臾棱月剑冷,终是天涯不归,淡月风清。

膝屈徒泥寒雪里捻花葬剑,一袖僧瘦檀鱼敲碎彼生,断尘呢喃求你此生永无灾难,芥末之年,素缘安颜。

犹是那年,犹记那年。

那年,湘琴如堡,紫曲成河,却望拭酒笺伤把话留别。

那年,一纸空恋,墓铭同穴,事却经年终成半页旧约。

 那年,三弄梅花,雪如锦棉,往行已随缘被谁搁浅。

 那年,桌前花少,戏子如言,无奈戏幕楼台席幕谢。

那年,负尽韶华,只为倾颜, 素裹从帘鬏圈圆生年。

面对这一切转变,我无力忧伤所以依旧冷静而缄默如常,疼痛像往常一样相逢因而变得比以往平静,我明白所有这深沉背后的目光,如此笃定。爱的沉默…….

当纷纷扰扰的尘世一次次振动岁月的虚华,岁月的单调又一次复苏在时光的轮回里。思念与感伤相互凝望,月光倾城之即,我溺尽命中所有温凉,去临摹你倾心的音容。

疯癫到此,只是突有虚伤,道是虚伤,也只是虚伤一场。

习惯了将感情寄托于没人看得到的地方,却怎样也表达不出自己的心情。临近期末,自己却一无所获,本想好好规划复习日程,提笔,却是一章的你。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8/12/4作者:明明如月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