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贿假首长被骗,前辽宁首富被骗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原标题:前辽宁首富的公司行贿“假首长”被骗1.44亿,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_____20190508072221.thumb_head

天合化工董事长魏奇(图片来源:东方IC)

2014年6月20日,天合化工在香港上市,募集资金约50亿港元,上市之初市值一度飙升至约650亿港元。天合化工集团创始人魏奇也因此跃升为辽宁首富。

行贿假首长被骗,前辽宁首富被骗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图片来源:新闻报道截图

但天合化工上市不到5年的时间中,有4年处于停牌状态,至今依然如此。而在5月5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天合化工高管为了复牌到处行贿,被一群人冒充“假首长”轮番骗走1.4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涉事5名骗子几乎都是高中学历,其中包含一名80后司机。配合假冒部长演戏,在天合化工高管面前喊一喊部长首长,就分走了千万巨资。

为复牌行贿被骗走1.44亿

判决书内容显示,天合化工此次遭遇诈骗组团“忽悠”:犯罪分子通过各种身份包装成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假象,屡次向天合化工相关人员索取财物。

2015年3月,天合化工股票在香港停牌,天合化工副总经理张某为实现股票复牌,经人介绍认识黄莉琳。

黄莉琳自称在“国家领导人办公室工作”、“年轻时能接触到很多国家领导人”,可以帮助天合化工“利用国家行为干预”让股票复牌。此后,黄莉琳将张某等天合化工高管介绍给付普良、付林。其中,付林自称是“中央警卫局”的,付普良则冒充“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此后,付普良一行人还曾到锦州对天合化工进行实地考察。

2015年4月-5月,黄莉琳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共计骗得该公司1000万元。黄莉琳将其中500万元转交付林,付林将其中400万元转交付普良。

2015年5月至2017年7月间,“假冒首长”付普良又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骗得该公司共计2900万元。

2015年6月左右,黄莉琳还将冒充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被告人杨有民介绍给张某等人,继续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骗得该公司2000万元。

2015年6月至2016年间,杨有民还虚构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身份,以将天合化工集团办理成为国家安全部托管企业需要缴纳管理费、给领导解决用车、给领导过节费、给公安部经侦局局长钱款等名义,共计骗得天合化工集团8500万元和奥迪A8汽车一辆。

行贿假首长被骗,前辽宁首富被骗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直到2017年9月1日,天合化工集团才发觉上当,委托关联公司在北京报案,至此累计被诈骗金额达1.44亿元。终审文件显示,这起案件涉及的6名参与实施诈骗的人员中,5人仅有高中文化,1人为大学文化。3位主犯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

目标价曾被沽空至0元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了解到,天合化工,一家精细化工企业,坐落于辽宁省滨海城市锦州。

早在1992年,天合化工的前身义县精细化工总厂就已建立。随后天合化工集团又在2007年成立,这家集团化的企业旗下拥有四家公司以及五处生产基地、三处研发中心。

公司的业务主要是经营润滑油添加剂、特种氟化物两大系列的200余种精细化工产品。在天合化工中,魏氏兄弟(董事长魏奇、首席执行官魏宣)自然就是企业的核心,他们不仅是企业的最高领导者,同时也是公司的大股东。

行贿假首长被骗,前辽宁首富被骗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图片来源:Wind

公开资料显示,魏奇在早年担任了义县运输局副主任及义县运输有限公司经理,随后下海于1992年创办了义县精细化工总厂,又分别出任了辽宁天合的董事长、总经理,以及锦州惠发天合的董事长、总经理,阜新恒通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

2014年6月,天合化工登陆了港交所。在公司上市后其股价也是蒸蒸日上,从上市之初的1.8港元左右一路涨至了2.54港元,短短两个月不到时间里上涨了35%左右。这也让魏奇在当年成为辽宁首富。

不久后,一家名叫匿名分析(Anonymous Analytics)的沽空机构发布了一份长达67页的沽空报告,目标直指天合化工,将其目标价降为0元。该沽空机构还主要就四大问题向天合化工开炮:

1、“匿名分析”认为天合化工夸大了盈利能力;

2、“匿名分析”认为天合化工的税务数据存疑;

3、“匿名分析”对天合化工的第三项质疑是,天合化工有两套账簿,一本是当地审计公司辽宁中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锦州分所审计的,这本账簿包含了真实性防伪标记及相关的会计监督主体。另一本账簿是德勤审计并且匹配了天合化工的IPO招股;

4、是天合化工声称公司盈利能力的秘密在于生产和销售防指纹剂(anti-mar)。但是根据工业专家的报告和市场调查的报告说明:天合化工声称的防指纹剂的销量是所有市场规模的2倍;天合化工并不是一家业内著名企业;天合化工的前雇员说天合化工并没有生产防指纹剂,而是生产利润远低于防指纹剂的一种溶剂。

面对匿名分析咄咄逼人的指责,天合化工自然展开了反击:

“匿名分析的做空报告是一个包含虚假信息、捏造天合化工董事长签名及明目张胆的不实言论的组合。”

由于这份沽空报告的原因,天合化工股票也于2014年9月2日停牌。虽然天合化工在次月的9日复牌,但是复牌当天股价暴跌了近40%,市值巨额蒸发。

三家保荐人曾遭巨额罚款

行贿假首长被骗,前辽宁首富被骗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行贿假首长被骗

今年3月,香港证监会在调查后对天合化工当年IPO时的三家保荐人作出了巨额的罚款。首当其冲的就是瑞银,该行因为三家公司(其中包括了天合化工)的上市保荐问题遭到3.75亿港元的巨额罚单,还被吊销牌照一年。同时,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也因为天合化工的保荐工作而被分别罚款2.24亿港元和1.28亿港元。

对上述三家投行的处罚,香港证监会给出了几乎一致的理由(均是因为作为保荐人的缺失):

1、天合化工介入了保荐人的审查访谈。投行们没有安排尽职审查访谈或确认访谈的模式及地点,以及直接与天合化工的客户联络。而是由天合化工通知投行们哪些客户未能出席面对面访谈,以及哪些客户拒绝在其营业处所进行访谈。没有证据证明投行们曾采取任何步骤,向有关客户查询为何不答应在其办事处接受访谈。

2、没有处理访谈中出现的预警迹象。例如:投行们未做到足够的尽职调查,以核实客户代表的身份。甚至天合化工的最大客户因一理由拒绝了美银美林在其办事处进行访谈,而此后美银美林与该客户在天合化工的办事处进行了访谈,而在访谈结束后,该客户代表居然拒绝出示其身份证及名片,并冲出会议室。

3、访谈的问题模糊不清。在投行们与天合化工的客户进行访谈一些具体问题,比如进行业务往来的具体公司时,出现了模糊不清的表述。由于天合首席执行官的家族所拥有的上市及非上市化工业务均称为“天合”,故证监会认为,投行们在访谈客户时纯粹提述“天合集团”或没有要求受访者确切识别是哪个天合成员公司与其所属组织进行交易的做法有不足之处。

而事实上,沽空机构对天合化工的“精确打击”很大一部分也正是针对了以上的这些问题。

据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此前报道,面对香港证监会罕见的重磅罚单,多名香港资深投行人士也纷纷表示,这对投行以后选择项目时就会更加注重公司的质量,而对瑞银的吊销一年牌照的处罚比金钱的处罚还要影响深远,因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之后的业务开展。

那么天合化工到底能否复牌?什么时候能复牌?这个,似乎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而香港证监会对于公司涉嫌财务造假的调查已经全面展开。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均不承担任何责任。女人语常识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会在工作日24小时内给予解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