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家庭富裕却众筹百万?21岁娇妻回应:捐钱是自愿! 北青网

郭德纲弟子家境富裕却上网众筹百万,21岁娇妻回应:捐钱是自愿!

原标题:德云社吴帅逼捐骗捐?当地居委会:众筹人情况证明属实

近日关于德云社弟子吴鹤臣在网上发起百万众筹一事也是引起了广大网友的热议,一个脑出血居然要筹款百万?据家属介绍,如今医药费才花了十几万,剩下的善款将用于后续的康复治疗、租房和请护理等费用。

郭德纲弟子家境富裕却上网众筹百万,21岁娇妻回应:捐钱是自愿!

随后网友扒出,吴鹤臣家里有2套北京房子再加上一辆车,爸妈都有退休金,这样的家庭应该比国内80%的人都要富裕才是,怎么会沦落到网上众筹呢?而且德云社的众多师兄弟和师傅郭德纲都没有帮忙吗?一时间大家都开始质疑郭德纲的为人。

郭德纲弟子家境富裕却上网众筹百万,21岁娇妻回应:捐钱是自愿!

郭德纲弟子家境富裕却上网众筹百万,21岁娇妻回应:捐钱是自愿!

对此,吴鹤臣的家人也是第一时间出来回应辟谣。吴鹤臣的老婆表示,自己并没有隐瞒家境情况。虽然吴鹤臣家里有2套房子,不过一套是吴鹤臣爸爸的,一套是吴鹤臣爷爷,由于没有房产证,不能出售。另外车子不能卖,因为要带吴鹤臣去看病,没有车不方便。

郭德纲弟子家境富裕却上网众筹百万,21岁娇妻回应:捐钱是自愿!

随后吴鹤臣的21岁娇妻表示,自己筹款并没有强迫任何人捐款,大家捐款都是自愿的,所以请大家口下留情,不要用言语伤害了老人家。

郭德纲弟子家境富裕却上网众筹百万,21岁娇妻回应:捐钱是自愿!

郭德纲弟子家境富裕却上网众筹百万,21岁娇妻回应:捐钱是自愿!

最后吴鹤臣的家属也表示,在吴鹤臣出事之后,德云社已经在发起众筹,而且郭德纲已经来看过吴鹤臣,他们已经有在帮忙了,希望大家不要污蔑郭德纲和德云社,吴鹤臣对郭德纲就像父亲一般敬爱,不会做出伤害德云社的事来的。

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本名吴帅)脑出血住院抢救,家属通过水滴众筹发起网络募捐一事遭质疑又有新进展。

就在5月4日上午11时05分,新浪微博实名认证为张泓艺(自称是吴鹤臣妻子)的博主通过微博发长文称,再次重申,没有逼捐骗捐,公布一切资产,让好心人了解真实情况,这是她们全家必须做的。她会尽她所能保护好她的家人、爱人,不用质疑离婚之类的问题,结了就没打算离……

北京青年报记者还注意到,该长文下方还附了一份由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社区居委会加盖公章的有关《众筹人来春荣家庭情况证明》。该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在电话里向北青报记者证实,这证明是他开具给患者吴帅的母亲来春荣的,里面有关患者父母名下只有一套公租房、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被患者用来当婚房、患者父母名下没有机动车,也没有店铺,现有存款15万元,已经全部用于儿子吴帅医疗费用支出的情况。经居委会查证,均属实。

吴帅之妻:善款未动用,再次重申没有逼捐骗捐

当天上午11时08分,北青报记者看到张泓艺刚刚发出的微博长文里写道,“陆续会公布一切信息,截止目前善款依旧在水滴众筹平台,也将会为水滴众筹平台提供医院官方账户,一切费用,公开透明,并且全部用于医疗及医疗相关费用。”并再次重申,没有逼捐骗捐。

张泓艺长文下方,附着一份加盖了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社区居委会公章的《众筹人来春荣家庭基本情况证明》,这里面提到,患者吴帅母亲来春荣为南口镇水厂路社会居民,2013年11月办理社会化退休,月退休金为2855.78元。患者父亲吴英成在2017年10月退休,月退休金5152.90元,系北京铁路局职工,于2016年1月患脑梗,现为肢体重度残疾。

在家庭财产情况一栏里,患者父母名下只一处“铁路公有住宅租赁”房屋,使用面积为32.1平米;另外一处“铁路公有住宅租赁”房屋,为患者爷爷名下租贷的职工住宅。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爷爷奶奶去世后,因患者父亲名下租贷房间居住面积小,因此,临时居住,并准备做患者的结婚用房。

车辆方面,患者父母名下没有机动车,只有一辆老年代步车(新车价值3600元)和一辆电动自行车(新车2800元);另外,患者父母名下没有店铺、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现有存款15万元,已经全部用于儿子吴帅医疗费用支出等。

对于上述情况,北青报记者向博主张泓艺微博私信聊天核实,截止发稿未得到回复。她此前在微博长文里表示,家庭情况就是这样,所谓房租、车辆所有信息均由她个人公布,并非其他人曝光,为的就是让大家明白事情真相。

居委会:两套公租房为吴帅祖父母与父母所有

那么,博主张泓艺在微博上发出的《众筹人来春荣家庭基本情况证明》是否为水厂路社区居委会所开具的?4日上午11时21分,北青报记者拨通了水厂路社区居委会办公电话。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当日上午10点多,居民来春荣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表示,情况证明上所反映的信息都属实。

他还告诉北青报记者,患者吴帅刚刚装修完的那套婚房,确定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我跟来春荣一起工作十多年了,她们家的情况我非常熟悉。至于她说的那15万元存款,原本是吴帅爸爸退休以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他们老两口原打算将这存款在吴帅结婚时用,不料吴帅脑出血住院了,只好提前将这15万元用于儿子吴帅的医疗费用支出。”

居委会主任:社区居民捐了1万多元

苗广义还透露,吴帅的爸爸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后来办理了社会化退休,这几年随着物价上涨,退休金才涨了一些。“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

苗广义还称,由于吴帅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医院不方便让外人探望,所以他们只到吴帅家里慰问了一下。同样,吴帅父母也只在儿子做手术推进推出时,与他见了一面。这之后,吴帅在重症监护室,父母也无法前去探望。(文/北青报记者张恩杰)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均不承担任何责任。女人语常识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会在工作日24小时内给予解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