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龙的续写

变色龙的续写篇一:《变色龙》续写

  奥楚蔑洛夫走后,赫留金表面很怕他,但内心却十分厌恶他这个“正义”的法官,也一直为刚才的事对他怀恨在心,于是他飞奔回家,偷偷给他远在部队当宪兵的哥哥写信,请他来报仇。写完信后小心翼翼投入邮筒,心中默念:“奥楚蔑洛夫,等着瞧。”

  几天后,奥楚蔑洛夫仍穿着军大衣在广场上施行“正义”。一边走一边从叶尔德林手中的篮子那苹果吃。“哎呦呦,这不是赫留金吗?几日不见,又被狗咬了?”奥楚蔑洛夫讽刺道。此时他注意到赫留金身旁有一位一样穿着崭新军装的人。此时奥楚蔑洛夫少脸色平静下来。“咳咳,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想请我主持公道,不过我在忙着手里这东西,没空管你,你先,要不先走吧……”这时赫留金笑到:“呵,你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难道你看不出他是谁吗?他是我哥哥,他是个宪兵!”话音刚落,奥楚蔑洛夫手中的苹果滞留在嘴边,同时另一只手整理下军大衣,道:“哎呀,宪兵大哥,哈哈,一个小小的宪兵……少在我面前耍威风!”宪兵听后,摩拳擦掌准备教训他。此时,从他们的背后又一声狗叫穿来。奥楚蔑洛夫惊喜道:“啊,将军的哥哥,伟大的乌拉吉米尔·伊凡尼奇将军!见到您真荣幸,您的小狗这几天不见又变机灵了,瞧这小家伙……”而一旁的宪兵恭敬道:“将军!”乌拉吉米尔将军点了点头,对宪兵说:“咳,我呢,有点老了,这几次看你军功卓越,所以……”话未说完,在一旁的奥楚蔑洛夫对宪兵开始恭敬起来:“呀,宪兵大哥,还是您比较适合当将军啊,不像这老不死的,呆在将军的位置上也没什么用处,还是您看着合适……”“放肆!”将军大怒,说罢命令手下将奥楚蔑洛夫押走了。至今,奥楚蔑洛夫也不会知道,当初将军说的意思并不是要退休,而是一个除了将军本人谁也无法揭晓的答案。假若当初奥楚蔑洛夫不这样善变,而是把话听完,就不会造成他一辈子在监狱中度过了。

  变色龙即使在会变,总会有失误的时候。但身为变色龙即使不变,又会有好的结果吗?

  
篇二:《变色龙》续写 

  自从小狗被领走后,奥楚蔑洛夫就一直没睡个安稳觉,他一直以为将军的哥哥会招待他去将军府,可一连好几天过去了,怎么一点儿信儿也没有呢?他再也等不及了,叫上叶尔德林,裹紧大衣径直往将军府走去了。

  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听到自己被传召,满心欢喜地进去了,只见将军哥哥正在喝茶,举手投足之间显示出一种贵族气派,他无法掩饰那一脸的温情,笑着说:“伊凡尼奇先生,我好不容易才找着您呀,前些天,在街上看见一只小狗,可机灵了,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这不,一打听,巧了,是您家的,哈哈哈哈……”伊凡尼奇摇摇头,“警官,真是对不住您了,小狗刚被送来,我可真是吓了一跳呀,差点把它当做我家的了。可您瞧,我家那个还好好在院子里玩呢?这世上还真是有这种巧事呀,不瞒您说,这俩狗长得一模一样,您还是把它带回去吧。”奥楚蔑洛夫一惊:“哦,大人,打扰您了。”“叶尔德林老弟,帮我把衣服脱下来吧,这天怎么突然变的这么热呀?”他战战兢兢地走出了大院。这时,赫留金突然跑来了,趴在奥楚蔑洛夫脚下,说着:“大人,您一定要替我伸冤哪!”奥楚蔑洛夫把他扶了起来“不错,这种野畜生生活在世上伤天害理,明天就把它弄死。”

  第二天,广场上聚满了人,有一个稍高的架子摆在广场中央,上面有一只小狗被绑在柱子上,不停地呻吟着,奥楚蔑洛夫走上台,手里拿着一把火,郑重地说到:“乡亲们,这里有一个犯了罪的畜生,法律不允许它再活在世上,今天,就是它生命的终结的日子!”他刚想把火把扔到了木柴上,一位贵妇人尖叫着跑了上来“不要啊!”她推开了奥楚蔑洛夫,哭着抱紧了小狗。人群中突然冒出了声音,“这不是席加洛夫小姐吗?难道这狗是她的?”奥楚蔑洛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笑着说:“夫人,这纯属一场误会 。来,我扶您回去,慢慢解释给您听。”

  “我早晚要收拾你!”奥楚蔑洛夫转身向赫留金恐吓说。他裹紧大衣,和席加洛夫小姐一起穿过广场径直走了。

篇三:《变色龙》续写

  奥楚蔑洛夫走出了广场,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办公室,抽起了烟,两条腿架在办公桌上一副老爷样,嘴里哼着:“这该死的家伙,连狗都不放过,看我怎么收拾你!”随后便眯着眼睛打起盹来。

  正当奥楚蔑洛夫入睡时,巡警闯进了办公室,把警官吵醒啦。“我说过多次,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进来!”“长官,不好了,将军来了!”奥楚蔑洛夫立刻从椅子上跳起,刮了自己两个耳光使自己清醒,嘴里还嘀咕着:“这下完了,将军找上门来了,我该怎么办?”

  “砰”,将军把门推开,打不踱了进来,坐在了椅子上,双腿架在了办公桌上,嘴里叼着根烟,奥楚蔑洛夫站在一旁,像条狗一样等待将军的指令。“狗呢……”将军开口了。奥楚蔑洛夫抢到:“是您哥哥家的吧,被赫留金那家伙欺负了,幸好,您哥哥教得好,这小家伙立马窜起,咬了那混蛋的手指。”说着,便帮将军敲腿。

  “我说狗呢,不是我哥哥家的。”将军弹了弹烟尘,继续说着。“什么,不是您哥哥家的,我说怎么会有王八蛋把狗乱放,在外面咬人呢!”奥楚蔑洛夫呼了口气,以为这下没事了。

  “可是狗是我家的!还有你刚刚说我是王八蛋!”将军一跃而起,两只鼻孔冒着粗气,双眼恶狠狠地盯着奥楚蔑洛夫。“额……我是说……那个被咬的赫留金是,是王八蛋,您怎么会是王八蛋呢。”“那还差不多!”“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一下那个混蛋赫留金的,这个贱胚子真是犯贱,令人头痛!”

  一番讨好后,将军大步踱出了办公室,奥楚蔑洛夫像条狗一样跟在将军屁股后面,送了很远才回来。

  这时,街上又有人大喊:“抓住他,这畜生咬我!”奥楚蔑洛夫寻找声音走了过去。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8/12/3作者:采蘑菇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