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启蒙老师作文1000字

篇一:我的启蒙老师

  众多老师中让我印象最深、值得回忆的老师有两位,她们是我最崇敬的启蒙老师应志英和祝正雅。

  一九五七年九月一日开学了,我提着妈妈自制的小书包,胸前还别着一张纸,上面有我的名字和“一(乙)班”,跟着姐姐一起上学去。我没上过幼儿园,这是第一次走进校门,我东张西望,哦!原来学校这么大,不知不觉跟着姐姐走到教室门口。老师迎上来,拉着我的手,亲切地叫了我的名字,又说:“来吧!”她把我领进了教室,给我安排座位,让我坐下。奇怪!她怎么会认识我?!

  下课了,我还在座位上坐着,老师走到我身边,又一次拉着我的手说:“下课了,到外面去玩吧!”其实我真怕会找不到教室,但又不敢违背,跟着她来到操场。

  铃声响了,小朋友都往教室里跑。我左右看看,相同的教室,我进哪个啊?正在着急,老师走了过来,再一次拉着我的手,一边走一边指了指第三个门说:“你看门上有‘一(乙)’的,跟你这上面一样”。她又指指我胸前的纸。原来是这样,老师并不认识我,是认识这张纸啊。有了她的指点,我再也不怕了。

  她就是我人生中第一位老师应志英。

  在班里,我是个乖乖女孩,应老师会让我帮她做事情,我经常把作业本送到她的办公室。有时为了要带回还没有批完的本子,我就在她身边等一会儿,让我有幸看到应老师课后的工作。

  办公桌上整整齐齐,右上方一瓶红墨水,手里一支蘸水笔,在瓶子里蘸一下,又在瓶口上刮两下,就批上几本。看到哪一本本子的角卷了起来,她就会习惯地把笔往两指缝里一夹,用微微颤抖的手(不知是老了还是有病)把本子的卷角压平,还不时用自己的中指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我一直记得她的这些动作。

  应老师教了我两年,我很爱她。在她的培养和教育下,我胆大了,能干了,我还是她的小助手呢!

  三年级,我遇上了第二位老师。她,个子不高,瘦瘦的,头发花白,一口假牙,她叫祝正雅。调皮的男孩叫她“祝老太”。现在想来,她是有点显老,也只不过五十多岁。没等我小学毕业,她退休了。

  开始我不太喜欢她,我觉得她和应老师不一样。她的那本教科书,角都卷得不像样,还能管学生的本子吗?上课时一边讲一边斜着身子在黑板上板书,字迹潦草,写错了用手一抹,重写。

  时间长了我觉得她真好。大扫除时,她教我们怎样有条理地干活,还亲自和我们一起干。要出版报,她又和我们一起选材、抄写、张贴、美化。别看她老了,儿童节前,她还带着我们排练文娱节目。星期天,她经常会轮流带学生去玩,逛公园、看电影。我还轮到难忘的一次,儿童艺术剧场落成了,祝老师带我去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剧目。

  在祝老师的培育下,我学到了很多很多,我的能力越来越强,一直是能干的中队委员。这么好的老师,当初怎么不喜欢她?祝老师谢谢你!

  长大了,我工作了。后来我改行,也当上了小学的启蒙老师。我多想告诉她们,我以她们为榜样,我的工作很出色。


启蒙老师篇二:我的启蒙老师

  我的启蒙老师是我大哥,大哥师范毕业那年,我就开始上小学。我上的小学就是大哥教书的那间学校。大哥教语文和音乐。虽然大哥一直到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才正式教我语文课,但是,在我还没有上学的时候,大哥就开始教我一些常识,如教认识钟表、认识日历等,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年、月、日、时间”的概念。所以我一直把大哥当作我的第一启蒙老师。

  上课的时候,我很认真听,从不因为老师是自己的大哥就粗心大意或者走神。课堂上,大哥总是提问我,我的问题与别的学生的问题总是不一样的。比如,他会问我,“‘迪’字在课本的哪一页哪一篇课文哪一行里出现过?请你组词并用这个词语说一句通顺的话。”天哪,他绝对不会这样刁难别的学生,惟独对他的亲妹妹,才如此地“尖刻”。当然,我每次都可以对答如流。大哥每次都用一个不太恰当的词语来评价我,总说我“狡猾”。几十年过去以后,我那时候锻炼出来的记忆力,早已经跟随岁月丢失得无影无踪了。这真是值得后悔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哥的缘故,我的语文成绩好得很,考试的时候,经常考到100分,也就是满分。得到这个分数的学生并不多。因为其他同学作文都不能得满分,我就可以。现在想起来,我真佩服大哥的胆量,因为他不失犯下老师的大忌——“偏心”,来成就我的自信?大概是这样吧。这样一来,肯定有很多同学心里有意见,老师竟然“徇私”。

  过去的岁月,农村的人们,并不像现在这样富足。一到开学的时候,同村的伙伴家里都交不起学费。我大哥既保证我有书读,还保证村里所有的孩子有书读。每到开学,大哥就要为村里的孩子“认交”学费,然后用一整年的工资为他们还清学费。这件事情上,我真的为我的家人感到伟大,特别是大嫂。因为,这样一来,大哥一年的工资都没了。当然,大家都有还债的,就不像拿工资那样准时和准数了,而是时而给只鸡鸭、时而给点米豆、时而给点劳动力什么的。这样的事情延续了很长很长时间。

  大哥一直在家乡小学里教书,帮助了那么多人,但他从不要求别人的帮助。严格的家风滋养了大哥坚韧、正直的性格。我渐渐长大懂得较多事情的时候,发现大哥已经达到了一种境界。后来的年月,随着人们渐渐向城市迁徙,家乡那里也慢慢冷落萧条了,有人建议大哥也调到城镇的学校去教书,但他绝不去求人说情,好像那样会降低他的品格。直到现在,我知道大哥只求情过一次,是为我工作单位的调动。因为这件事情,我一直都觉得亏欠了大哥,我虽然没提过,但大哥是知道的。他看到我坚韧、正直的性格,就知道对他的报答了。

  大哥教书一辈子,兢兢业业,从不马虎。但大哥从没得过公家给的荣誉,因为他从不在乎,有机会也是让给别人。

篇三:我的启蒙老师

  有许多老师教过我,记不清了,记得最清楚的是我小学的启蒙老师, 男的,40多岁,我们叫他杨老师。

  杨老师没有上过大学,甚至高中都没读过,他知识并不渊博,但也并不浅薄。

  我的小学末年至初中三年是在村里的小学度过的,那个非常年代里,小学也办初中,而且一个教室坐二至三个年级的学生,前后都有黑板,杨老师教完一年级的学生,安排做着作业,又来教另一个班的学生。村里的小学,学生和老师都是讲方言,满口的本地话。一次,杨老师跟我们说,上面说了,要普及普通话,所以嘛从明天开始,我就学着用普通话上课,你们说好不好啊?好!同学们个个像山里的麻雀一样,声音从教室飞出了窗外。当时我就想,杨老师为何要等到第二天才讲普通话呢,后来才知道那晚上杨老师是忙着回去补一补普通话的课,赶鸭子上架,也难为了我们的杨老师。

  杨老师的普通话实在不敢恭维,他讲得很蹩脚很吃力,讲普通话是满口的马普。他说,同学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说普通话了,下面我来教大家一个词:拖、拖、拖拉机的拉!哈哈哈,同学们大笑起来。杨老师没有发现自己出了问题,仍然一脸严肃地说,笑什么,把我刚才教的重读一遍。拖、拖、拖拉机的拉!同学们读了起来,杨老师终于发现了问题,那一刻他满脸的尴尬。

  杨老师并不浅薄,是他把我领入文学殿堂。他讲语文课大家都喜欢听,他不但会讲《青春之歌》中的林道静的美丽与坚强,还能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柯察金,讲得头头是道,如痴如醉,讲得让同学悲悲切切,难过好几天。那时,他年年自费订着一本叫《少年文艺》的杂志,比课本还小,那本书真的好瞧着呢,每当我从杨老师处拿到这本书,我就会想起那个骑在牛背上读《少年文艺》长大的少年。许多年以后我还在想,杨老师应该是个文学天才,只是他的才华被三尺讲台淹没了。

  杨老师语言并不美,但并不古板,也许这就是杨老师留给我难忘的痕迹。

  一次,一个很可恶的男生拿了一大条毛毛虫到教室,差点把女生们吓得半死,杨老师来上课后发现,把大毛毛虫拿到讲台桌上说:同学们,你们说这毛毛虫害不害怕?同学也顺口回答:不害怕!就是嘛,有什么害怕呢!女人嘛就要胆子大一点,不然以后怎么嫁人呢?这种做法要是放在现在这个时代,真的不敢恭维。

  杨老师并不古板,甚至还有点时髦,这一点,在那个年代怕是很多老师都比不上。

  读完初中,杨老师和同学们商量着要照一张毕业相,我们学校就在滇越铁路旁,去县城没有班车,要步行三四个小时才能走到,刚好我们班有个同学的父亲在省广播电视厅工作,联系后,杨老师带着我们山里的30多个娃娃,坐着小火车来到了省城,走进了梦昧以求的都市, 第二天,同学的父亲带着我们来到春城照相馆,一番准备后,摄影师为我们全班同学留下了一张黑白集体照片。这种想都不敢想的事,杨老师帮我们做到了,一生中可能不会有几次这样的新鲜。

  后来,我就离开家乡,许多年以后,听说杨教师回家种田了,因为他没有文凭,大浪淘沙,他被时代淘回了家,听到的那一刻我真的有点难过,这么好玩的启蒙老师,为何要让他离开三尺讲台呢,这个时代许多好玩的东西都退色了,呜呼!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均不承担任何责任。女人语常识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会在工作日24小时内给予解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