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传编剧署名案历时五年 蒋胜男再审请求被驳回 北京商报

芈月传编剧署名案

芈月传编剧署名案

原标题:驳回蒋胜男再审申请 《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尘埃落定

北京商报讯(记者 卢扬 宗泳杉)4月15日晚间,《芈月传》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019年4月10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就作家蒋胜男诉王小平、花儿影视《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作出裁定:驳回蒋胜男再审申请。

历时5年,该案在经历了一审蒋胜男败诉、二审蒋胜男上诉被驳回、再审请求被驳回之后,本案终于落下了帷幕。《芈月传》官微表示,“公平和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案件的起因要追溯到2015年4月,蒋胜男将电视剧《芈月传》片头署名为“总编剧”的王小平和《芈月传》制作方花儿影视以侵害编剧署名权为由诉至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并索赔1元。

蒋胜男认为,被告方在《芈月传》官方海报、片花上未载明“根据蒋胜男《芈月传》同名小说改编”字样,属于蓄意不署名蒋胜男编剧身份。

在《芈月传》视频等处署名“总编剧:王小平”的行为侵害了自己的著作权,要求被告方在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芈月传编剧署名案

芈月传编剧署名案

经过审理后,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10月作出一审判决,认为王小平和花儿影视不存在侵权行为,判决驳回蒋胜男全部诉讼请求。

2016年12月,蒋胜男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原判,驳回了蒋胜男的上诉。但蒋胜男不服判定,再次申请上诉。

如今,《芈月传》编剧署名纠纷案终于尘埃落定。

据悉,蒋胜男原先供改编的《芈月传》小说原著原本只有7000多字,只是大纲而已,后期剧方又聘请他人进行多次修改,除了王小平以外,还有李晓明、任蕴等编剧参与了剧本的修改和创作,《芈月传》最终敲定剧本是多位编剧共同的劳动成果。

法院认为,将总修改者王小平署名总编剧合情合理,而蒋胜男也享有“本剧根据蒋胜男同名小说改编”、“原创编剧”头衔,并不存在不存在侵权问题。

以法律正名,摘掉了“剽窃”污名,可导演郑晓龙并不觉得特别高兴,他形容自己的心情“沉甸甸的”。

50元的上诉成本,将一个莫须有的重大指责与漫长的诉讼过程绑定到一起,蒋胜男输了官司却因此赢得知名度,从一个网络写手变成了如今的著名编剧。

而比起个人利益得失,更让这位中国电视剧开山元老痛心的是:这场官司最大的输家无疑是未来的中国电视剧。

郑晓龙感慨:“这场官司闹成这样,是因为《芈月传》很成功,而《芈月传》的成功,是集体劳动的成果。”

导演郑晓龙、总编剧李小平、制片人曹平在内的《芈月传》全部主创在京举办说明会,中国广播电视制片协会中的制片委员会、编剧委员会、导演协会负责人一起站到了台上,气氛庄严而沉重。

几位已年过半百,中国电视行业的元老级人物何须在胜诉之后还要如此郑重其事、兴师动众地集体站台来批判一位编剧行业的新人蒋胜男呢?或者反过来说,一份被驳回的侵权诉讼对中国电视剧行业的影响有多大,还将有持续力吗?

《芈月传》一案的核心是,作为故事原创者,蒋胜男不满意在电视剧中被署名“原创编剧”,且另有署名“总编剧”的王小平。

芈月传编剧署名案

芈月传编剧署名案

在说明会上,郑晓龙表示:“其实我完全承认蒋胜男作为原创编剧提出写《芈月传》的创意功劳,但是,这个功劳合同都给了你应得的回报,署名也好、片酬也好。

说实在话,她的剧本完全不符合我们要拍这个片子的要求,从立意上、价值观上、人物塑造上都有很大的问题。”他坦言,因为剧本实在不成熟、问题太多,《芈月传》险些流产。

在《芈月传》中署名“总编剧”的王小平也是《甄嬛传》的改编编剧之一,她接手《芈月传》后再继续创作,最终成剧。

经过剧本比对,法院认定,剧本48%是王小平独立创作,另有28%对原剧本进行了重大修改。

如今,王小平气闷地表示:“这个剧本超过了四分之三是我自己创作的,我对这个剧本付出了自己的努力和血汗。当初完全没想到,说我剥夺了别人的劳动成果,成了巧取豪夺的坏人。”

《芈月传》制片人曹平呼吁行业同仁引以为戒,尽快建立并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和行业制度,共同抵制恶意炒作行为。

官司中,负责剧本比对的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余飞认为,《芈月传》一案虽有判决,但对未来还造成了以下严重的后果。

第一,就是老手对新手的姿态变了,“过去很多成熟编剧热心带着新手写作创作,现在这个事情出了之后,包括我自己在内,对请的新人非常谨慎,而且在合同上会更严格,实际上对新手不太好;第二,是甲方对乙方姿态的改变,本来是合作关系,这样一来直接导致甲方对乙方的姿态引起很大的改变,在合同各方面都会更加严密,甚至更加苛刻。”

《芈月传》侵权案在法律上一锤定音,但余波对影视行业的搅动或许更大。

是以更严苛的合同维护个人利益,还是从根本上反省思过?

众所周知,影视行业涉及工种繁多,是合作的成果,但我们很容易在海报和各种宣传上看到“某某人作品”的字样,不局限于导演、演员、制片人还是编剧,谁的名气大就是谁的作品。

商业运作下将“名气”关联利益使之最大化,放大个人功劳以致覆盖集体合作成果的做法在影视圈由来已久。

这种不公平被习以为常,是因为没有伤害到行业大鳄们的既得利益,而这才是鼓励蒋胜男之辈敢于一小博大,做投机取巧之举的养成沃土。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9/4/16作者:大熊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