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经典观后感集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经典观后感集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是一部由陈果执导,任达华 / 黄又南 / 文咏珊主演的一部悬疑 / 惊悚类型的电影,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一):陈果……唉……

  说起来,从妓女三部曲开始我就觉得陈果这个导演属于被过誉的一类,能力很一般。这次这个多好的题材,被他拍的完全抓不住重点。

  一辆红色的小巴穿过隧道之后,发现整个世界就剩他们了,这样的类似LOST的开头足够赞。拍悬疑也可以,拍恐怖也可以,拍大灾难之后的伦理也可以,甚至拍情怀也可以。但是这些元素选两个拍就可以了,何必要像这部电影这样,胡子眉毛一把抓,哪个都拍不出彩。

  如果文艺一点,小巴穿越了时空来到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每个人都抽风式的唱歌跳舞说点神经质的话,这也能忠实陈果的浪漫现实主义风格。或者干脆放弃这些,好好拍一个惊悚大片,也能成就一个好电影。但是陈果偏偏哪个都放不下。再加上现在的香港电影只要打定主意不在大陆上映,就一定要特别“港味”,港式恐怖片和印式动作喜剧的元素都往上招呼。虽然对所谓“港味”我一直还是比较买账,从《打擂台》到《人间喜剧》我都觉得很赞,但是到这里,突然觉得”香港情怀“被过度消费了。尽管全片都试图营造对纯正旧式香港的怀念之情,但是过于做作反而让人反感。把时政生硬的加进来,除了博人眼球博香港观众一笑之外,并不能达到多好的效果(要说讽刺大陆对香港的影响,我还是觉得《黑社会2》是首选神作,学学人家!)。

  但是对于这片我还是不舍得给出三星,毕竟这样的故事在现在低迷的香港电影市场还是足以让人兴奋的。要不是这些年从LOST到UNDER THE DOME把这种后启示录故事玩的过剩了,这个故事很有可能被美国人选中拍个美剧什么的。而且陈果虽然搞砸了这样一个剧本,但是中间一些很文艺的桥段也算给怎么拍这个故事提供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尝试。有些情怀现在的香港也只有陈果才能拍出来。所以如果让我只能推荐一部今年的港片,起码到现在为止,是这部无疑。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二):听民谣听得多,俾片名吸引咗

  最近听民谣听得多,一睇片名就有种“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噶感觉。所以话起名真系好重要,尤其要起装逼噶名。

  后面讲下内容,其实末日求存、人性磨灭噶主题系OK噶,不过冇体现到极致,连个人噶挂念都系一带而过,唔知系唔系为咗是拍续集。不过听讲原著都烂尾了,电影就唔洗期待咁多了。

  情节时惊时喜,仲会突然唱起歌来,BGM都时不时阴森,又时不时摇滚,令人捉摸唔透哩部片噶类型定位,究竟系按惊悚片咁拍,定系喜剧片啊。

  另外,片入面话核爆炸所以会传染,咁传染死可以接受,但无端端自焚、石化、脓肿爆血噶死法真系理解不能,而且Yuki把头发成日飞起身,唔同系为咗俾飘柔做广告?

  【get点】

  一、00:47:11开始,阳伟哥唱歌那段可以学下,用来做MV。

  二、01:41:38开始,一群人去超市备粮那段漫画式切换可以get起来。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三):極速放大大埔 陳果今日好Shine 陳果 Shine

  文:陳龍超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02479

  紅Van在馬路上一向霸氣,私家車踏著右線,望倒後鏡發現有紅Van靠近,總會有種被催迫的感覺,要打燈讓路,如不配合,它會靠近、閃燈,誓要把其他車的聲勢壓下去,沿著快線走向目的地。紅Van的身份有點怪,被視為公共交通工具與私人交通工具的臨界,既服務公眾,又有團隊精神,但車長卻有不同「跑姿」;然而,高速是紅Van的共同賣點,Buy的人會自動上車,不介意付多點錢來買時間,反而會有點討厭那個速度顯示器,他們著意的反而是車上的配套,特別喜愛被年輕車長換成跑車款的座椅,車內環境變成戰車格局,好讓自己化身極速車神,跟其餘16人亡命走一回。相信以上屬夜歸港人的共同經驗,網絡作家Pizza就是旺角到大埔線的常客,寄情於紅Van這個港產符號,託運科幻和懸疑的元素,直達大埔。

  為甚麼是大埔?

  為甚麼是大埔?對景點的定義,多集中在鬧市,不是山頂就是廣東道。大埔被定為一名暗星,好像注定一生走三、四線的閒角位置,Pizza選擇把主場景放在大埔,除了因為是自己居住多年的地方,或許有著恨鐵不成鋼的情懷,既然無人識貨,反而換個角度看,就變成一種優勢。他當上了「大埔籍」的鍵盤戰士,把創作空間與大埔連結,大埔墟、廣福道、大埔中心和華輝茶餐廳變成了戲位,網友認識了大埔,也認識了Pizza,透過網民的下載和轉載讓這部作品有了名氣,結果吸引了另類書商,出版這部實體書《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下稱《那》),銷情算是不錯,紅Van在文字中疾馳。

  為甚麼是陳果?

  某年香港遇上強國氣勢,高鐵空降九龍地界,逐步洗淨中環價值,紅Van就像是Avenger般,從文字格局被呼喚,臨危授命,要在影圈疾走一回,讓觀眾重新認識那個屬於自己的香港,在四面都是Made in China的環境下,重彈Made in Hong Kong這首昔日舞曲,而最佳影像演繹者便莫過於陳果導演,此刻的時勢大局叫人懷念他的《香港製造》、《那年煙花特別多》,陳果背著Made in Hong Kong的品牌,為Pizza用鍵盤、腦Mon搭建出虛擬的香港紅Van,擔任了幕後車神,接了一行17位演員,用機器、鏡頭重現那趟由旺角走到大埔的奇幻亡命之旅,在香港玩奇幻,對保守投資者而言是迷離的,budget高不到那裡,果導演說:「就像17人圍住食飯,飯菜有限,唔該一人夾一塊,嗱嗱聲食完開工,即是要用最少時間拍最多東西,這是我的性格使然,沒法改。」果導演的熱火在現場熊熊燒著,要用有限時間拍出好嘢,工作人員和演員自然要醒醒定定,隨時候命。

  為甚麼不是屯門?

  有了人和,還要等地利,「這齣戲最大挑戰位都是拍街道,架紅Van停在街邊,如果太多人圍觀你點拍呢?電腦特技?無錯,可以幫到手,但少個人頭,用在特技上的費用會較少,惟有等到夜一點才拍,但就算冇人都會有車經過。」《那》的奇幻賣點在於大埔變了一座空市鎮,陳果表示,如有機會拍攝下集,按劇情發展,把旺角變成空城難度更高,雖然他口裡說著是高難度,卻感覺他的口吻是興奮多於擔心,旺角變了空城,確屬港片未曾出現的奇景,聽著叫人聯想起那齣英片《28日後》,老外對倫敦景點當然熟悉,剎那間人去樓空,震撼力相當大,然而,回到大埔這個名不經傳的小鎮,震撼感覺只局限於港人本土生活經驗,作者Pizza或許要為大埔出一口氣,把故事地點鎖定在此,但當電影有機會衝出香港時,在老外眼中,究竟紅Van到了屯門、荃灣或者大埔,其實分別不大。大埔代表著被主流忽略的符號,可以解作地區,也可以是居民,果導演最後忠於小說原著,「外國小鎮深夜無人是平常不過的事情,為了拉大畫面對比,寫劇本時便加插了一段旺角上車的戲,用那裡的人山人海來襯托出大埔的空蕩。」果導演道。

  為甚麼都是Shine和阿Sam?

  紅Van座位多,果導演這位車長便集結舊班底,把他們擠滿車上,聯手營造本土味,懷念香港製造,也記著大磡村對面那個荷里活,黃又南、徐天佑和李璨琛歸位,把他們湊在一起,飄來的都是另類榴槤味,入不到主流,但不代表Shine唱得不夠好,李璨琛演得差勁,有企位就有機會做一分鐘英雄,今次乘客還加入了任達華(華哥)、惠英紅(紅姐)、林雪和卓韻芝等,紅Van把一行17人送到大埔廣福道,最終沒有一個人敢下車,你一言我一句,互有攻守,這是銀幕上少見的群戲,「鬼片會較容易處理,怕有鬼在街頭街尾隱伏,他們便不會下車。」果導演表示,要帶出戲劇感,靠的是對一些角色人物的設定,「今次華哥的角色是前江湖人物,社會經驗夠,而且帶點強出頭的性格,因此他便走出來說『可能成車人死晒』,紅姐更誇張,說去了三次元空間,個個意見不同,這樣就有戲做了。」天佑飾演的阿信,是個智慧型的人,負責按時出橋,而又南飾演的阿池是主角,串起一車人,他倆沒有拍攝電視台連續劇經驗,卻表示群戲多的電影是項很好的鍛鍊,天佑道:「好多東西都是即時反應,不是對空氣,角落彈句對白出來,就要俾反應,對劇本要好熟,又要清楚自己崗位。」陳果笑續說:「拍群戲會用廣角鏡拍個Master先,見晒成車人,講幾長拍幾長,冇得偷懶。」一般港產片資源少,就會用單機拍,但果導今次用了4台機器,為的是捕捉每個角色的對白和表情舉動,以增加素材方便剪接,「拍得順利都要多謝兩位前輩,華哥和紅姐。」又南道。果導笑著打斷說:「華哥直頭導演上身……在導演安排機位和看Playback時,佢就會召集大家,排好位對台詞。」

  為甚麼紅Van只有一輛?

  又南認定果導演是入行恩師,「茶餐廳的群戲也用了幾部機拍攝,每組拍了二百幾個鏡頭,他好清楚發生甚麼事,今次合作發覺他改變了,變得比以前更堅持。」果導演的電影火不用多說,可以拍完,經過進行初剪後再拍過,只因那日天色不夠理想。多年後再跟又南和天佑合作,陳果說:「他們演出開始入格,塊面都少了Babyfat,這部戲具發揮空間……演員的改變不一定跟年資有關,要視乎過去有沒有遇上好導演,有沒有好劇本和角色,純演角色可以冇發揮,多少都是命水。」陳果容讓發揮,但嚴禁演員以搶戲為榮,「我事先跟他們說,不要搶戲,要搶都搶唔到,每人有發揮空間,冇搶戲我都會照顧。」駕馭群戲的確有其難度,但十多位演員合作產生的火花,可以燦爛如煙火,一群普通乘客變成了世界倖存者,可以是David Bowie歌曲裡的Major Tom,也可是世界的新主人,在沒有規則的世界裡,各人用廣東話努力演說著自己的一套準則,價值觀碰撞可以用和平和理性解決,或者可以用肢體甚至拳頭,不流血不罷休,中間不一定有先後次序,也不一定有常規可供預測,權力雖然孤寂,但同時帶來了莫名的興奮和快感,不一樣的膚色,一樣的爭逐,只是這故事用上廣東話說聲「燈位有落」來結束。

  紅Van和大埔今日成功突圍,出了位兼搶了頭威,下一站往那裡去?旺角會否近了一點?紅Van不是有一輛在非洲麼?說到底,紅Van只是個代號,果導演為Made in Hong Kong作了先行者,而下一輛紅Van該是時候現身了。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四):关于大埔红van的零碎感想

  1红雨

  前几天刚看完张艺谋导演的《红高粱》,那酿酒作坊里倾泻的血红色的高粱酒,黄土地从死寂的漫天灰沙中变得血脉贲张,也让我不寒而栗。如今,这血红色笼罩着死寂的香港,《红VAN》的最后一幕,一行身着自制放毒气衣的人乘坐红van逃离大埔时,红雨瓢泼而下。让人联想到乔伊斯在都柏林人最后一篇结尾所写:爱尔兰的各处都在下雪,大雪覆盖了整个爱尔兰。何等绝望与无助。此处,则是香港的各处都在落红雨,红雨覆盖了整个死城一样香港。撞的变形的红van上被红雨染红的一面小旗子,在红色风雨中昂首挺胸。

  香港遭受了暴力的冲击于是生灵涂炭天落血色的大雨沦为悲情城市吗?虽然电影好几处极为暴力,但是我们始终不知道暴力从何而来。电影隐约提到福岛核电站爆炸,但是故事叙述的并不清楚。所以暴力的源头始终是个迷。电影刚开始的时候在旺角(那时香港还是现在的模样,到处熙熙攘攘),一个眼镜男与红van的司机发生些口角冲突,拾起一块砖,正要掷向van时突然慢慢把砖放下。无冲突。后来眼镜男上了红van,没有被砖扔的红van得以驶向狮子山隧道直至走向死城。红van在逃离大埔的时候面临追踪它的白色神秘装甲车,但是若干量装甲车并没有撞向他:红van开向它们时它们反而往后退,最后装甲车自己爆炸。所以,诡谲的红van基本没有受到来自其他物体(除了它自己乱撞变形)的暴力袭击。另外,车上乘客为什么突然死亡,我们通过电影的叙述无从知晓。一切起源都是谜。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它虽无经历冲突,却在恐怖的毁灭,这是电影惊悚的地方,如几位乘客自燃那样。

  2 CUHK

  CUHK的学生在香港算是资质上比较突出的一拨人,可是他们四人下车后不久便全部离奇死亡。CU向来盛传鬼故事,四位学生下车的地点好像也是CU鬼故事特别多的环回路那一带,环回路沿着东铁线。当年大陆人士沿着这条线偷渡到香港时,曾在这里留下鬼故事,比如某个姑娘偷渡时落车惨死于是成为该条路上的幽魂。有人说,这个鬼故事映射了CU学生对外界的惶恐,所谓外界,就是在校园外围东铁线连接着的广大的中国大后方。

  电影中CU死寂的校园比平时的夜晚还安静,学生的狂奔呼号及至最后面部扭曲暴毙大概又可成为校园鬼故事的素材。电影让其在17个乘客中先亡命,让整个本应该到处是希望的校园如此沉寂是否颇有深意?

  如果来香港现在这八所学校里面走一走,不难发现,各种民主墙各种学生静坐示威经常出现在校园里,也可以感觉到香港今天的大学生颇为幼稚的所谓为了”民主“呐喊,比如最近一拨学生对台湾学潮的声援。而这些有用吗?在HK迅速转型这几年,大学学生首当其冲。

  3 小市民

  茶餐厅了,聚集在一起讨论对策的一拨乘客可以说是香港民众中最市井的一拨人,不大识英文,却知道如何用google translator,男女主角大概最多是个associate degree,但是这拨人正是如今香港市民中的主体。你走在香港大街小巷的各个地方都可以看到他们:腆着超大肚腩头发略微染黄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士,港式洗剪吹的小青年混混,相貌中上但并不惊艳穿着千篇一律的年轻港女打工仔,戴bose耳机的潮男打工仔,身着衬衫用macpro为手机写app看似专业但实际上一大把抓的码农中的码农,看似衣着专业却思想平庸的女风水大师等等等等。旧特首在时,他们这样生活,新特首来了,他们也这样生活,平时忙于生计,不会像有的大学学生那样发出莫名其妙的呐喊,虽然新旧特首的区别对其生活几乎无影响,但却热衷将香港本地政治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且仅对香港的本地政治感兴趣。

  这就是红van绿van上的每天最稳定的一批乘客,在繁华的香港,他们像死了一样无声无息,在如死城一样的香港,他们却血脉贲张。

  (未完待续)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五):好好的把坑全埋了,主题表达清楚,就是cult佳作

  烂尾,大烂尾!

  车祸男女、阿池骑单车出大浦、摩斯密码、恐怖Yuki、大学生死前拿耳机、阿池女友打进来电话、拔不出的菜刀、日本同学、面具人装甲车、白粉男瞬移等数不尽的细节完全不解释就算了。

  TM最后连个结局都没有;大帽山、核电站、病毒到底怎么传播。

  这种结局不叫开放式,这就是他妈的编剧写到高潮萎了。

  线索凌乱,惠英红的角色毫无卵用浪费那么多笔墨。

  主题不明确,扯到哪是哪,尤其回忆强奸+轮流捅刀时间过长,喧宾夺主。

  本来有好几处Cult味十足,让人十分惊喜(唱月球歌)。

  唉,可惜了!

  好好的把坑全埋了,主题表达清楚,就是cult佳作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六):以下均属个人脑补,主要是读书少

  个人觉得故事可能是这样的(咱不讨论它在映射什么友好的做朋友吧,而且我看书少没有看过原著最近准备看看完后会补充的请别打我)

  背景是:2012年大亚湾核电站爆炸,导致整个香港的居民都迁出。

  于是整个香港变成了一座空城。多年之后出于理(xie)性(e)的科研目的,想要知道现在的香港环境是否适合人类的居住,于是就派出了十七个人去香港做活体生存实验,而这十几个人在多年前都在同一辆红van上相遇了(这个可能是记忆的篡改,也可能是恰好选中的就是这一车人),实验之前科学家们将一车人的后半段记忆都抹除掉了,所以一车人都只记得几年前上了一辆红van之前的事情。然后就产生了后来的一系列故事。阿池出现的各种精神污染似的幻觉,白粉仔的清醒,和后来整车人的类似记忆的画面的突然闪现,给了我脑部的空间。总之我觉得此片倒是不错的!值得一看。

  以上均为个人脑补。

  找时间,看书!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七):那夜凌晨,我被那个《那夜凌晨》的标题吸引了

  从一开始觉得这个名字很有趣,到看完电影,然后追着看小说,不得不说在剧情的趣味性和紧张度方面小说比电影好了不止一点点。在先看电影再补看小说的情况下竟然没有觉得小说重复乏味,不过距离看完小说大概已经过去两周,难免有些细节会忘记了,以下是整个故事发展的简单概括:

  2017年1月11日,深圳市内的大亚湾核电基地发生严重核事故,导致核辐射泄漏,范围极广,中央政府下令将方圆50公里范围列为核辐射受影响区域。其中,香港也包含在内。

  起初香港政府在中央指导下极力掩饰真相,宣称核泄漏对人体完全无害,但是他们低估了整个事故的严重性,由于大亚湾核电基地的技术水平还处于上世纪的阶段,以致大大提高了辐射的程度,辐射区域内渐渐产生一种对人类极为有害的超级病毒。

  待更...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八):春代,靠晒你啦

  难得去一次香港,必须挑本土电影过把瘾。在地铁站看了一眼海报,不明就里地冲着三级片拉上女朋友去看了;没想到这一看就入了迷,把小说又翻出来看了一遍。

  小说传送门(完结):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1494839/

  原声带传送门:http://www.xiami.com/album/95982688

  为了方便不懂粤语又懒看小说的同学,直接告诉大家:

  1. 电影和小说情节、人设有很多出入,请区分看待

  2. 先看电影再看小说,人物对号入座还自带space oddity背景乐,超爽

  3. 由于电影改掉了不少重要设定,小说本身也有点烂尾,个人对续拍下集非常不乐观。虽然陈果说票房过了2500万就续拍XD

  1. 小巴司机林雪

  在香港观众这边,好评最高的是林雪标志性的咸水广东话粗口,120分钟的高频“撚”字刷新了我对这个粗口百搭程度的认知,真系好撚爽!

  小说里的小巴司机是个满口脏话的胆小鬼,口头禅是「拿講明先啊!我唔撚理...」然后遇事第一个着草的家伙;到了电影里则被调整为颇讲义气的大老粗。林雪的表演松弛到位,比起小说的男主阿池,更像是整部电影的灵魂人物。

  2. 欧阳伟和Space Oddity

  阳伟兄果然是骨骼精奇,一曲Space Oddity技惊四座,虽然马上就发病领便当,还是在全片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幕。

  撇开Space Oddity在整个剧情里的核心作用(major tom的出处),这里光是选角就很有心机:阳伟唱歌的“MV”拍得超赞有没有?演员表演很符合Space Oddity怀旧的科幻摇滚有没有?那是因为这个演员就是香港近十年最受关注的本土独立乐队触执毛的主音Jan Curious...

  之前看过触执毛的采访,一直强调要做能在世界音乐中突显自己特色的香港独立音乐,看来剧组找来阿水出演毒撚也是别有用心。

  顺带一提出演阿池的黄又南以前也是男子组合Shine的一员,片头的那段快节奏的《街口有落》就是Shine演唱的,歌词颇有深意,值得找出来听听哦。

  回到Space Oddity本身,曲子洗脑故事悲壮不必说,在小说里是个重要伏笔,也贴个传送门,大家回味回味=w=

  http://www.xiami.com/song/1008097?spm=a1z1s.3521865.23309997.2.gg6F6r

  3. 恐撚怖Yuki

  Yuki的存在一方面是增添恐怖气息(和你一起回太和邨的不是人?!),一方面也是另一个揭开谜底的伏笔;可惜上集只着力在恐怖上,需要看小说才能明白Yuki身上的谜团和整个故事的联系。

  4. 白粉友李璨琛

  以前倒没注意,原来李璨琛演技还真不错,一个人的独角戏、和林雪的对手戏都很出彩;在小说里后面会是一个重要的剧情催化剂,可惜电影里上集结尾就回归大部队了,不知道后面要怎么演。

  期待小说里白粉友和小巴司机粗口对骂的剧情XD

  5. 红雨

  和小说的悬疑内核相比,电影增加了很多导演的政治隐喻(简直是明喻了好吗)和有点混乱的人文思考,红雨即是一例。

  近年中港两地关系紧张,港片也流露出越来越浓的”我们香港“的意识,这个曾经自由的海港现在面临各种不适应,以后会不会连表达这种不适应的机会都没有了?

  至于争议较大的审判奸尸潮童一段,个人觉得是剧情跑偏最远的一段,想严肃讨论法制沦陷又时不时插科打诨(你插我博头?!),全片也就这里让人出戏了。

  其实全篇风格都切换很快(上一秒还是恐怖片下一秒就是喜剧),看的时候不要思考太多,反正是个上集,只是在铺垫和渲染气氛而已,看爽了就好。

  顺带一提,在上映近3周后工作日的小厅居然也能几乎满座,和一众香港春代一起看红VAN;走出戏院已经天黑,满街攒动的人头和刚才电影里空旷的街道对比,真是有趣的体验。

  第二天在同一地点正好是多个团体的抗议集会,有一位形似毒撚的春代高呼香港的未来要考香港年轻人去争取。

  是啊,春代,香港靠晒你啦。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九):香港,真是一座文化沙漠吗

  香港,真是一座文化沙漠吗

  不是

  至少在我看来,香港有着它执拗的文化,越来越多的香港独立摇滚青年在以他们特有的方式宣示着香港并不是文化沙漠。没错,香港是一个较为特殊的地区,在97年之前,它受了英国及其他的文化熏陶着,但经过了那么多年被其他国家占领,并没有将香港这个地区变成英国殖民地。香港的本土居民还是以他们自己独有的方式捍卫和滋养着香港文化。一个受了多元文化影响的地区并不代表着自身的文化底蕴缺失。起码,这个地区还有一个有民主的地区,“春代”也是有态度的一代青年。

  有时,常在想,如果远方的朋友到我这儿来,生活了十几年的我却说不出我们,属于我们的本土文化,突然觉得其实每个地区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但我们就从来没有注意到而已。香港本土出了越来越多的独立摇滚乐队例如触执毛,life was all silence等等,从他们的歌或是作品也可以间接或直接地看出香港文化以及他们对香港持有的态度。文化不分好坏吧,只是这种文化达不到我们想要的,所以才会对这种文化持厌恶态度而已。其实没必要。如果你真那么愤青,你还活着,你就可以尝试着change这种文化,把它改成你想要的呗。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这部电影,是偶然看到的,是香港本土电影,老实说,一般人,不,应该说大多数人很少去看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电影,什么大制作大场面大投资的电影最能吸引这些大多数去看,因为只有你去看了,好处还不少,一是能显出你的高档嘛,在朋友面前有了谈资,二是为电影市场创造出更多这种吸引大多数的'好看“的电影。但恰恰相反,真正的好电影都是压箱底的,同时也是少数的。当这些大多数碰上小数时,小数就会被打压地只能压箱底这种地步,造成无人看无人晓的尴尬场景。这部电影,相信也不是什么大投资,没有杨幂也没有nikun黄渤等明星宣传,但这部电影却能比明星更带给我惊喜。讲的故事也很容易理解,无非就是搭了一步能时空错开的车以及在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而已。但却感觉这部电影有点意思。它好像晦隐这香港当代甚至是我们中国当代青年的尴尬处境。不像经典电影那样一定要把你弄迷糊,也不想商业爱情电影一样庸俗,这部电影很真是地让你看懂所表达的东西之后,会把这部电影想要传达的思想传达到你头脑里面。

  我们这一代是special,但并不是unique。这句是从这位导演的另一部作品的影评摘录下来的,与之分享吧。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观后感(十):陈果风格与商业结合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以下简称《红VAN》)无疑被赋予很多期待,因为这是陈果自《三更2饺子》之后,阔别香港电影十年的归来之作,观众充满期待在十多年前以“97三部曲”写尽香港前途焦虑的陈果,面对今时今日的香港究竟会如何表达。电影改编自高登论坛的同名人气小说,这部被称为一本本土科幻悬疑惊悚作品到了陈果手里如何被加入熟悉的陈果标签令人充满期待。当看完该片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上的亚洲首映后,我的观感是,有预料之中的惊喜,也有影片尾段的失望。《红VAN 》的确看到陈果依然是那个陈果,同时更加贴近商业类型,多了商业考虑,呈现出陈果试图把个人标签与商业类型完美结合,但这种做法显得有点勉强求全的感觉。

  《红VAN》当时在高登连载后有人做成Google doc分享,我看了大概三分之一。对比陈果拍成的电影,原著小说的很多情节都基本得以完整搬上银幕,陈果把书中的人物在电影里设计得更加丰富,像林雪饰演的司机,任达华饰演的中年男阿发,还有李灿森的盲辉。17人在凌晨上了这辆开往大埔的红VAN,正式“起飞”,飞驰的红VAN外面依然是不夜城的香港,但在一出狮子山隧道这一切全部消失,他们进入了一座空城。《红VAN》的小说打的是本土科幻和悬疑,但到了陈果手里,我们看到电影并没有要像科幻片发展的方向,科幻片并非香港电影的强项,电影的《红VAN》更偏向鬼片的方向。《红VAN》里面,那一辆准备开往大埔的红VAN就充满阴气,或者日常说的“很邪。”戏中一个情节就是一堆情侣本来上了车,但发现不够位置,于是下车,当人们以为这对情侣幸运逃过一劫,不久就发现这对情侣死于旺角的交通意外,显示出这部红VAN的不祥之物,后来发叔也提到这对男女的死与这趟小巴的关系。

  如果把《红VAN》看作一部鬼片,那这趟小巴出了狮隧之后,这17个人可以说堕入了鬼城。当前一刻香港还是灿烂不夜城,但一出隧道已成鬼城,那一刻所有人都消失,只剩下他们17个,面对那样鬼城般的香港,17人开始表现出焦虑与不安,这种焦虑似乎是观众期待陈果表达的香港人对当下香港焦虑的写照。陈果说:“我一直都在拍香港人的生活状态,以前许多香港电影回避政治,但是现在香港内部矛盾实在太凶狠了,不谈不行。”陈果当年用边缘人物表达对97后香港的前途担忧,《香港制造》最后的那句广播“香港人民广播电台”隐含深意。97已经过了十多年,香港没有比原来更好,只比原来更差,原来香港人不太关心政治,否则陈果当年《香港制造》那些戏不会没人去关注,票房也不会那么差。现在是不得不关心,是出于自身环境带来的焦虑,你才看到为何那么多人对陈果回归抱有那么大期望。

  如预料中,在《红VAN》首映之后的一周内,已经陆续有本地文化人或者影评人开始很努力地解读电影的各种香港隐喻、本土性,有些深奥解读得不亦乐乎,各种文化理论加插香港当下环境,还有做各种政治解读:像林雪大喊一声:“坐稳,起飞啦!”红VAN起飞,意喻香港起飞,但超速也容易“车毁人亡”,防毒面具男和病毒传染的沙士入侵联想等等。关于本土性,因为小说本身就是以地道的本土描写颇受好评,邓小宇评价:“他写的对话/内心独白十分精采,生动传神,就如我们平日身边的香港人谈话一样,十分自然,即使粗口连篇也是因为自然,所以不会觉得核突,此外他对书内香港地理环境、香港人的生活习惯细腻的描述。”所以电影版《红VAN》的本土性其实无需多探讨,至于这一两年诟病最多的以粗口偷换本土概念,把粗口当卖点的港片,《红VAN》中的不少对白也是还原原著小说中的对话,倒不觉得是刻意加强其卖点。

  但是,《红VAN》政治文化和香港隐喻大可不必如文化人这样往死里解读,尽管这部电影是陈果赋予了一些他自己对当下香港状态的描写, 《红VAN》的小说到了陈果手里,无论对白和情节确实体现一些影射,比如四眼仔徐天佑对全车的人说:“我们无谓自己骗自己说外面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们应该停一停,想一想。”还有八人自立法庭审潮童一场更是荒诞,神婆英(惠英红)说:“现在这个社会什么仁义道德统统都不再了!”但《红VAN》毕竟和十多年前《香港制造》、《香港有个荷里活》这些作品不太一样,它的商业类型被强化,《红VAN》的所谓政治影射更多用来被消费(是否抽水,則見仁見智),一如去年《迷离夜》中,陈果执导其中的短篇《惊蛰》中打小人用“梁震婴”影射特首,都是较为流于表面的发泄和消费。

  陈果也不回避这部片有过多的商业考虑。在现在的香港电影环境,拍这种放弃大陆市场的戏是极度冒险的做法,在没有了大陆市场,这部片拍出来起码也要在本土能给出品方有交代。但这种商业考虑也让《红VAN》在后段实在令人失望,确切的说,是众人驾驶红VAN上大帽山开始,戏里的内容就显得很没必要,像为加强电影官能刺激把片长拉长。最后众人又开着那辆几乎被撞烂的红VAN决定离开大埔出九龙,但当人们在想他们有没有出到九龙,有没有回到原来的香港时,影片戛然而止,预示下回分解。至于是否真有下回,陈果也说了,还得看反响,一切还没开始,就算要拍,也要重新找资金。

  最后再说说戏中的演员,《红VAN》更像一个群戏,书中的主角阿池其实在电影中的作用并非那么重要。陈果把书中的很多角色都重新赋予很多性格,林雪在戏中给我的印象是最深。他不仅搞笑,而且时常精警对白,更重要的是他的出现往往能让整部戏的氛围发生变化,当人们以为下一秒会有什么恐怖事情发生,林雪的对白会迅速让这种氛围反转,我希望林雪凭这个角色明年能提名一个最佳男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