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多家医院叫停成人门诊输液 遏制过度医疗之风 央广网

吉林多家医院叫停成人门诊输液 遏制过度医疗之风

吉林多家医院叫停成人门诊输液 遏制过度医疗之风

原标题:遏制过度医疗之风 全国多地叫停门诊输液

央广网北京1月12日消息(记者车丽)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这是基本的用药原则,可是这个原则在现实中却常常呈逆向顺序:比如人们总听见身边的人说“输液吧,好得快”。现在,我国以每年人均8瓶的输液体量被外界称为“输液大国”,远远高于国际上人均2.5-3.3瓶的水平。

不过,变化正在发生。据了解,我国并没有在国家层面对医院的门诊输液作出统一规定,但截至目前,安徽、浙江、江苏、江西、广西、深圳等多个省区市已经控制或取消了成人门诊输液治疗,还有不少地方的医疗机构也在逐步跟进。这些举措能否遏制过度医疗?

最近,“吉林十多家医院取消了成人普通门诊输液”备受关注。这些医院包括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林省人民医院等。走进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原来的普通门诊输液区已经关闭,2018年曾有6万人次患者在那里进行静脉输液。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医务部主任魏锋表示,取消成人门诊输液是落实“分级诊疗”的重要举措之一。

“我们取消了成人静脉输液,可以解放一大批医护人员,使这些医护人员到更需要他们的地方,我们医院立足点是看急、危、重症、疑难复杂疾病的病人,这些医护人员就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看这些疾病中。”魏锋说。

所谓分级诊疗,是“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吉林卫生健康委表示,对于成人普通门诊病情危重患者,医院首选收入医院治疗,符合急诊就诊指征的可前往急诊治疗;患者病情相对平稳的,可由门诊医生开具处方建议到社区门诊输液。

事实上,近几年,全国各地一直在探索取消门诊输液。早在2012年,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在门诊楼搬迁时就直接在新门诊楼取消了输液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党委书记潘义生表示,患者获得的是更加合理的就医规范。

在安徽,2014年8月18日起,安徽率先公布临床输液“负面清单”,明确提出输液的8项指征,并列出上呼吸道感染、小儿腹泻等门诊常见不需输液的53种疾病名单,严格控制临床输液滥用现象。目前,安徽、浙江、江苏、江西、广西、深圳等多个省区市已经控制或取消了医院成人门诊输液治疗。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取消门诊输液的地方,大多数医院的儿科、急诊并不包括在内。

门诊过度输液的危害引发关注,但不少公众错误的用药观念仍根深蒂固,许多病人或家属往往只看到输液所谓的“治病快”,主动要求输液的不在少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急诊科主任洪玉才曾提到,医生常常要花大量时间解释什么情况下才需要输液。

洪玉才介绍说:“除非病人消化道不能用,又需要用药,那只能用静脉(输液),还有一些严重的感染,有时只有静脉用药、没有口服的,只有这些情况我们才会让他输液,筛选以后,真正符合输液条件的病人很少。”

据统计,门诊输液的药物70%含抗生素类。大量滥用抗生素,会增加耐药细菌的产生,最后导致无药可用。2016年,遏制细菌耐药已经上升为国家行动,14部门联合印发的《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指出,到2020年争取研发上市全新抗菌药物1-2个;零售药店凭处方销售抗菌药物的比例基本达到全覆盖。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表示,推行“负面清单”管理,明确抗菌药物禁止使用或限制使用的条件。继续做好监测工作,掌握我国耐药菌流行和变化趋势,加大监督和公示力度。

目前,国家卫健委抗菌药物治理工作已经进入制度化、常态化管理阶段,将加强静脉输液管理,减少因趋利而不合理使用抗菌药物。各地的实践距离全国全面控制或取消门诊输液的路还有多远?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主任史录文给出了答案。

他表示:“时间上很难估计,但是下一步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做一个各地试点的全面调研,在调研基础上总结相关经验,哪些属于医学规律应上升到国家层面去制定规范,哪些属于经验教训可以结合公众反映以及相关政策统一一盘棋,才能制定出更加合理的符合国家规范的制度文件。”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9/1/13作者:大熊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