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作文

  白杨作文

  文/李誉涵

  记忆中,曾祖母喜欢站在郁郁葱葱的白杨树下,虚扶着灰绿的树干,眺望那广袤无垠的原野,黝黑的瞳孔中闪烁着灿若星河的花。

  多年前我曾问过她,是否想要去远一些的地方,看看柔美的山,清冽的水。这时的她总是略显慌张,急忙摇头,有些掩耳盗铃的意味,转身就去侍弄庄稼,检捡柴、担水,一刻也闲不下来。可我分明瞧见她的眼中,有对远方的向往。

  那时还不曾理解她的心思,只是听母亲说,她就像门前的那棵白杨,一辈子都扎根在这里,哪也去不了。

  不久后曾祖父去世了,年已鲐背的曾祖母逐渐丧失了起居的能力,就连子女的名字也时常记混了,却始终不会忘记让人打开房门。从她的位置恰巧可以望见那棵白杨,可以望见远方。日复一日的,她注视着远方,心无旁骛,似在端详着自己最珍贵的宝物。偶尔盯着白杨许久,叹息一声,似在叹息自己。

  曾祖母这一生都在辛勤的操持着家庭,为丈夫,为子女而忙碌,夙兴夜寐,却从未照顾过自己,在她那为数不多的闲暇时光也是这样,站在树下看春花烂漫开又落,秋月催着夏日走,直到冬风吹白了青丝。白杨一天天茁壮的成长,她却日渐消瘦,想着远方,却也只是想想。随后拄起了拐杖,坐上了轮椅,粗糙的脸颊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她不敢,也不能奢求什么,或许这是那个时代的悲哀。

  我终于想起了母亲的那句话:曾祖母就是门前的那棵白杨,深深的扎根于此,哪也去不了。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8/12/22作者:明明如月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