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专家:对华竞争 美国混淆了经济与安全 环球网

随着媒体热衷报道特朗普的关税战及他就“不公平”贸易和知识产权放狠话,问题似乎在于中国的经济行为,而非旧式权力竞争。但细察可发现其实不然。

从邓小平“南巡”开始,中国经济一直由市场力量引导。若非这种市场驱动的活力,中国不会取得几十年高速增长并造就众多富豪。中国与苏联那种中央计划体制大相径庭,而美国也与自由市场典范相去甚远。中国有“中国制造”产业政策,美国当初有肯尼迪时代的登月计划,如今有特朗普政府要让美国在安全相关生产上自主的计划。在中国的经济体制中,北京主导产业发展;在美国的经济模式中,产业通过游说和政治压力主导华盛顿。虽然中美两国政府和产业之间的相互作用不同,但那种共生关系是一样的。

相比日韩以前的成功,中国的发展战略原则上并无不同:竞争性汇率和产业保护,被用来打造制造业规模,促进强劲出口。新加坡或许看起来就是中国的一个小号模型,可有谁质疑过它的成功或称其不公平吗?

既然如此,那特朗普指责中国打破经济规则的理由是什么?最直接的解释是,他希望强硬能为美国争取到更好的国际交易。他希望中国增加从美国进口,允许更多美国投资,并鼓励中国为知识产权多出钱。然而,他误解了多边贸易的优势,过于看重双边贸易平衡。这样一来, 他可能比前任更不加掩饰、更混乱。特朗普的行为会造成一些损害,主要是对美国而言。若“脱钩”意味着重回尼克松前中国孤立那种时代,那是不可行的。

特朗普大声抱怨和夸夸其谈的危险在于,把经济问题与实际的安全问题混为一谈。在知识产权问题的谈论中,我们能看到这种混乱——(美国)在商业上要求知识产权收益最大化,在安全上却又需要保守秘密,两者互相矛盾。当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盟友加征钢铁关税时,则是滥用国家安全理由。

安全讨论的核心是一些让人不舒服的简单算术。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即便中国人均收入只到美国的一半,其国内生产总值也将是美国的两倍。撇开国内生产总值不谈,目前中国军力仍落后美国多年。但即便处于这种劣势,中国仍能有效控制南海,就算更强的国家对此也无力报复。这是毫不掩饰地行使权力,与经济无关。

中国的规模优势是不可避免的:其增长率两倍于美国,很可能持续更多年。试图通过“脱钩”阻慢这一进程毫无意义。(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斯蒂芬·格伦维威 乔恒译)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8/12/18作者:明明如月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