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拉美和非洲成为英国外交布局重点 人民网-国际频道

人民网北京12月14日电 12月13日,由北京外国语大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中国欧洲学会英国研究分会共同举办的《英国发展报告(2017~2018)》发布会暨“脱欧协议前景与英国政治、经济、社会形势”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

《英国蓝皮书:英国发展报告(2017~2018)》由北京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和中国欧洲学会英国研究分会共同组织编写,逐年对英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外交等方面的形势展开介绍与分析。报告聚焦2017年7月以来英国内政外交、经济社会等方面的发展情况。

2019年3月29日英国脱离欧盟的时限日益临近,复杂、不确定、模糊和自相矛盾仍是2017年下半年以来脱欧进程的基本特征,英国脱欧引发的争论成为理解2017~2018年度英国政治、经济、社会、对外关系诸多方面走势的重要背景和线索。

脱欧使英国面临转型压力

《英国发展报告(2017~2018)》指出——2017年7月以来,英国脱欧进程跌宕起伏,特雷莎·梅政府的硬脱欧立场有所软化,力求围绕契克斯计划与欧盟达成妥协,但脱欧的最终方案仍未尘埃落定,英欧双方的主要分歧仍集中在北爱尔兰与爱尔兰边界的最后保障机制问题上,无协议脱欧、软脱欧和二次公投等路径的可能性依然存在。脱欧导致的英国政治、经济、社会和对外政策的一系列变化逐步酝酿、积累,使整个国家面临转型的压力。

在政治上,伴随着脱欧进程的波动起伏英国政治在传统左右分野的基础上加入了针对脱欧的不同立场的维度,特别是英国传统执政党保守党内留欧派和强硬疑欧派的分歧不断加大,传统的阶级政治弱化,身份政治加强,甚至不排除脱欧支持者对脱欧结果不满组建新的右翼政党导致政党分化重组、民粹主义对英国政治的影响力加强的局面。

在经济层面,英国脱欧谈判前景不明朗导致的负面影响不断显现,尽管英国目前仍未脱离欧盟,但脱欧的不确定性已使英国商业信心指数下降,部分投资计划搁置,一些企业考虑将生产经营活动转出英国,英国长期面临经济增长放缓、赤字增加、货币贬值等问题,给增加就业和社会福利带来压力。

在对外关系上,面对国际格局的深刻变化,脱欧加速了英国国际角色的重新定位和外交转型。

脱欧加剧英国政治危机

《英国发展报告(2017~2018)》指出——随着脱欧进程逐渐展开,英国政治领域的各种危机也以更加清晰的方式呈现出来。其中最严重的危机在于,英国面临着严重的政治分裂,这种分裂不仅存在于不同政党、不同派别之间,而且出现在执政的保守党和其他政党内部;它也不仅仅是简单的“脱欧”与“留欧”、“硬脱欧”与“软脱欧”的政策之争,而是反映了政治理念和价值观方面的更深层次的分歧。与此同时,英国脱欧也可能对整个政党体系、乃至国家体制造成程度不等的影响。

执政的保守党之所以迟迟无法就脱欧方案达成一致,根源在于不同派别之间在政治理念方面存在着难以弥合的差异。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欧洲”对于保守党而言就将永远是个“问题”,即使在英国退出欧盟之后,这一问题仍将继续成为保守党实现内部团结的一大障碍。在英国脱欧这一特定背景下,议会可能发挥比“常态”下更重要的作用,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或至少是延缓)了二战后英国政府的权力逐渐坐大的趋势。从目前来看,英国的政党政治格局尚不明朗,选民似乎无论是对执政的保守党、还是对在野的工党都持保留和观望态度。在这种情况下,英国的政党格局是向两党政治回归,还是仍然会向“两个半政党”体制抑或是“三党制”发展,或许只有等到脱欧协议生效之后才能尘埃落定。英国脱欧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使英国陷入了一个又一个政治危机之中,英国的国家统一和主权完整问题也面临严峻挑战。

亚太、拉美和非洲成为英国外交布局重点

《英国发展报告(2017~2018)》指出——自2017年3月脱欧谈判正式启动后,英国外交进入了落实“全球英国”构想并服务于脱欧进程的新阶段。落实有关政策宣示、积极参与欧洲事务以塑造英欧新关系、应对大国博弈以巩固其地位、介入地区热点并拓展全球外交布局等,成为英国外交在这一新阶段开端的主要表现。

梅将未来英欧关系定义为“更强大的朋友和新型、深入和特殊的伙伴”,并从经济和安全两个维度加以阐述,即在经济上建立一种超越欧洲经济区模式和欧盟—加拿大自贸协定模式的“更好、更密切的关系”,在安全上保持现有合作并寻求在欧洲外交安全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在国际局势尤其是大国关系急剧变化的背景下,英国极力保持其与美、俄等大国进行博弈的能力和空间,其主要应对是维持“英美特殊关系”、对美关系以羁縻利用为主;与俄激烈斗法但又避免紧张升级和关系彻底破裂。在原有外交传统和政策惯性基础上,为落实“全球英国”目标,英国保持并加大了对地区热点问题的介入。在介入地区事务的同时,英国在其海外领地和英联邦体系两个范围内拓展其全球外交布局,亚太、拉美和非洲地区成为其重点方向。

“脱欧”最后期限临近,各方博弈日趋激烈

目前,英国还未正式退出欧盟,仍是欧盟成员,正在就脱欧形式、未来关税等问题与欧盟谈判。与此同时,英国开始对脱欧后未来的贸易体系积极展开布局。2018年初英国联合11国举行非正式会谈,商讨成立太平洋旗舰贸易集团的可能性。这些尝试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投石问路,探索日后贸易政策的可能性,二是在当下与欧盟进行的脱欧谈判中争取筹码。无论英国将以何种形式脱欧,其未来贸易政策均将在重视最大贸易伙伴(欧盟与美国)和自身利益诉求之间寻找平衡。英国希望正式摆脱欧盟“束缚”后,结合其灵活的贸易政策,发挥政策灵活性尝试与发展中经济体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为经济全球化注入英国“活力”。

英欧经贸关系是脱欧谈判的最大挑战

《英国发展报告(2017~2018)》指出——“全球英国”理念业已成为后脱欧时代英国政府外交政策的根本指导方针。2017年7月到2018年6月,梅政府的外交政策对践行“全球英国”理念既形成了有效的推力,也产生了消极的影响:积极维护开放的全球贸易环境,试图同欧盟、美国、中国等重要贸易伙伴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强化边界,实行严苛的移民政策,有损包容世界的大国形象;主动参与全球治理,承担国际责任,在安全治理、经济合作、对外援助、环境保护方面表现突出;巩固同英语圈国家、美国、欧盟的旧盟友合作关系,拓展或升级同印度等国的新伙伴关系。

对忙于脱欧事务的梅政府而言,提升与美国的特殊关系更是其当务之急,美国的支持是“全球英国”理念得以实现的关键性力量。不幸的是,特雷莎·梅所面临的搭档是不羁善变的特朗普。除了两人个性大不相同之外,两人的政治理念也大相径庭。特雷莎·梅的“全球英国”理念与特朗普主义存在分歧,自由贸易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差异明显。特朗普政府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肆意践踏非但不能助力梅政府“全球英国”理念的实现,反而成为梅政府践行“全球理念”的一大掣肘。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8/12/14作者:明明如月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