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坦桑尼亚军援干部宋星:做中坦“友谊颂”的创作者 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12月11日电 题:驻坦桑尼亚军援干部宋星:做中坦“友谊颂”的创作者

新华社记者杨雅雯

入伍18年,宋星没想到自己会在非洲东部的坦桑尼亚“火”上一把。

作为驻坦桑尼亚首席军事专家办公室援外专职干部,宋星在2017年下半年承担了和平方舟医院船访问坦桑尼亚前期主协调员的任务。在一次交谈中,达累斯萨拉姆省省长马孔达听完宋星对医院船访问任务和主要安排的介绍后非常高兴,立刻召集记者,现场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并让他面对镜头,向坦桑尼亚民众介绍和平方舟此次访问情况。

这次临时起意的新闻发布会在当地各主要媒体播出后,获得很大反响。

医院船开始接诊时,数以千计的坦桑尼亚民众蜂拥而至,有不少是在看到新闻后乘车十几个小时从外地赶来的。短短一周,医院船和前出医疗队共诊疗6441人次,开展各种辅助检查3917人次。医院船离开时,坦桑尼亚总统马古富力亲自到码头送行。

为了和平方舟医院船访问任务的顺利开展,宋星前期与坦桑尼亚国防和军队多个部门,卫生部、警察司令部、达累斯萨拉姆省政府,以及在坦华侨社团、赴华留学生协会等十多个相关单位进行了沟通协调。在医院船访问的8天时间里,他每天守在港口进行现场协调,“脖子和胳膊晒脱了皮,脸晒成了炭”。

在驻坦首席军事专家办公室任职期间,宋星主要负责外联和专家组管理,工作内容、对象复杂。2016年,中方决定帮助坦军援建一座综合训练中心,一年内完工。开工之前,宋星陪着国内来的工作组,多次到这片只有海水、沙地和荒草的地方勘测。

“面对无水无电无路、蚊虫肆虐、炎热潮湿的恶劣环境,说实话,我当时心里直打鼓。”宋星说,“但事实证明,我们的战斗力是过硬的。”在中国专家们的带领下,工程队克服了重重困难,出色完成了任务。

坦桑尼亚薄弱的基础设施、匮乏的卫生条件、恶劣的治安环境让宋星在军援工作中吃了不少苦头。这其中最让宋星担心的是让人防不胜防的疟疾、登革热、霍乱等热带传染病,“特别是疟疾,在这儿就像普通感冒一样平常”。坦桑尼亚水质不好,民众肾结石的发病率较高,宋星就不幸患上了这种疾病。

“生活上的艰苦还能乐观面对,但和家人长期分离确实很煎熬。”对宋星来说,最幸福快乐的是跟家人视频通话。家人发来视频或者语音后,宋星会等闲时在信号好的地方下载下来存在手机里,时常拿出来听一听看一看,还经常拿给战友分享。

宋星常常会想起接到援外任务后回家看望父亲那一幕,听到儿子援外的打算,瘫痪在床的父亲费力地抬起身说:“去吧,家里你放心。”躺下,咳喘了好久,平静一会儿后,又说了几个词:“拉菲克,阿桑台,撒那!”说完笑了。“这是相声《友谊颂》中的一个段子,说的是中国铁路工人去坦桑尼亚修建坦赞铁路的事。”一旁的母亲看着儿子费解的表情解释道。

刚到坦桑尼亚不久,宋星就去参观了中国援建的坦赞铁路火车站和援坦专家公墓。缓缓走在墓碑间,宋星发现了两个名字:李顺卿,军专组军事专家,1970年4月7日患脑型疟疾死亡;高清泉,军专组机械工程师,1974年8月25日患心脏病死亡。一位位烈士的名字叩打着宋星的心灵。

“我能想象出两个身着军服的人,他们与战友们微笑地交谈,为坦桑尼亚军人认真教学。”宋星说,50多年来,一代代军援专家在坦桑尼亚用汗水浇灌出友谊之花。现在,他在坦军各军种、各营区,随时都能遇到会说几句中文的坦军军官。“新的‘友谊颂’一直在上演,而且越来越精彩”。

宋星知道,他也是这“友谊颂”的创作者之一。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8/12/11作者:明明如月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