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记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还记得 小时候

爸爸骑着大梁车去城里上班

妈妈开着破旧的三轮车去镇上卖苹果

夏天在院子里树荫下纳凉

在路灯下打牌到深夜

在院子里玩泥巴

呼满了墙

在凹凸的泥土路上打玻璃珠

在邻居家大门前 打画片

家里的狼狗对着我呲牙咧嘴

却在爸爸面前乖的像个孩子

害怕头顶鸡冠的大公鸡

每天早上嗷嗷叫

满院子追着我跑

多年以后家里富裕一些

摩托车从村口开始自由滑行

哄哄的声音 响彻半个村子

还知道

谁反打了弹弓 打掉了门牙

河堤的玻璃碴子扎了谁的脚

谁叠的纸飞机飞得最远

谁独自坐木马椅摔了跟头

路边打牌一起放羊

那时来了一个手艺人

制作了人参果的存钱罐

露天的电影

拿着板凳在外面吃饭

外来人吆喝着

五毛钱的豆腐脑

杂技团眼花缭乱的演出

在帽子里提溜出一只兔子

骑着独轮车转圈圈

那天夜晚

结束了一天的耕地劳作

他们在小卖铺昏黄夜灯下

聚在一起闲聊

家常琐事

他们抓阄选地

他们一方呼应 八方支援

清晨的雨

格外清爽

出门就可以在院子里

抓到很多结了龟

青蛙不屈的叫嚷着

村里广播交公粮

嘴里含着糖

忍痛打疫苗

疼得屁股坐不下

小伙伴一起

掏了别人屋檐下的鸟窝

却因第二天清晨

受不了群鸟的叫唤

最后放了它

那年 夏天

我们正好学到了肖复兴的荔枝

南方的同学带来了些许

忘不了

当时在办公室班主任

她亲手剥给我吃

我快要忘记了

姥姥家的黑狗

不知道多年前

它有没有在想我

如今姥姥家

也不复存在了

时隔多年

我仿佛到了

“啃”回忆的阶段

曾经的 美好的

随着一辈一辈

他们也体会不到了

时间回不去

只留下这些

支离破碎的记忆

为了不让以后的记忆

冲淡它

写下来

是最好的方法

直到多年以后

暮色苍白 风前残烛

翻出来看

那或许才是

真正的美好

感慨曾经经历过

却并不在意

直到时间给了我珍惜的理由

回头发现

很多年过去了

我没能再见她一面

也没能留的住他

我对他满怀愧疚

也为她忿忿不平

我们忘却了对方的名字

甚至声音 长相

每个人都在被时间

抚平棱角

我们忘不掉和他们一起

经历的事

欢闹的事

痛彻心扉的事

我借了他的游戏卡

弄脏了她的衣服

和她们一起走了很多年

奋笔疾书的日子

那段真诚的自我

挥手说了再见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均不承担任何责任。女人语常识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会在工作日24小时内给予解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