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母亲作文

  读懂母亲作文(一)

  翻开我的成长阅历,从小时到现在,一直都是母亲陪伴着我。她的鼓励,她的抚摸,她的叮咛,她的言语……无一不触动着我的心,我的这一颗幼小的心灵随着母爱的阳光雨露茁壮成长。

  然而,在很长时间,我并没有意识到母亲对自己的爱。母亲时常会说我,因而我总觉得母亲好像并不喜欢我,但因一件事,让我转变了这种想法,它让我重新认识了母亲。

  那是在我上一年级时,在学校看见一个同学手里有很好看的绣花小手帕,听说是她母亲绣的,一看就使人生爱慕之心。于是,一回到家,我便跟母亲说了这件事,赖着她要给我绣一个。但妈妈却始终没有吭声。

  我见此情景,便失望地走到书房做作业,心里也有些埋怨地说:“哼,妈妈,就知道做家务,怎不会像别的妈妈一样,多关心关心她的孩子?”……

  晚饭后,我一直都没有说话,做完作业后,我一人独自钻进了被窝,很快进了梦乡。在梦里,我看到那同学的绣花手帕正在我的眼前挥来摆去,招呼着我呢……

  突然,不知怎的,我睁开了双眼,这一睁,便看见母亲坐在桌旁,她手里不知握着什么上下不停地活动着。我正纳闷:“妈妈在那儿干什么呢?”定睛一看,呀!原来是在绣手帕,顿时,在我耳边响起了一阵“嗡嗡”声,刹那间,我惊呆了!哦,是妈妈熬夜在为我绣手帕。妈妈为了满足我的要求,这样不辞辛苦,妈妈,您真好!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妈妈依然在台灯下,静静地为我绣着手帕。

  第二天,当我睁开惺忪的眼睛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绣着漂亮的小猪图案的小手帕。顿时,我高兴得从床上翻起,急忙下楼,向妈妈表示感谢。然而,正当我高兴得拉起妈妈的手时,发现妈妈的左手食指上缠了纱布,上面还明显有血的印迹。我心中一阵酸楚,眼泪夺眶而出,啜泣地说:“妈妈,您真是我的好妈妈,以前我错怪你了,请原谅我的无知。我以后再也不跟您较劲,耍孩子气了!……”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首诗不正写出了母亲对儿女的深情的爱吗?不正歌颂了母亲的伟大吗?啊,我真恨自己没有更早一点地读懂母亲。

  读懂母亲作文(二)

  以前一直以为妈妈一点也不了解我,一直把我当作争面子的道具,一直给我塞题目要成绩,嘴里还总说“有题目辅导都考成这样,要是没呢,下次再考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可是哪一次不是被我涎着脸赖掉的?

  很小的时候,妈妈其实不怎么抓我功课,只要我听妈妈的话,那妈妈一定会利用休息时间带我出去玩。人民广场的鸽子、喷泉让人难以忘怀,动物园里的小动物们也是那么可爱。那时的我总是左手牵着妈妈的手,右手拿着冰棍“七彩漩”舔着吃。

  上小学了,妈妈不再那么爱带我出去玩了,一本本的习题簿蜂拥而来。每次遇到难题问妈妈,她总说“不知道”。我就此认为妈妈懂得如此少。当我用汗水与草稿纸换来正确答案时,当我挥舞着习题簿在客厅中乱跑时,我压根没想到我被妈妈用这善意的“谎言”给骗了。就在这一次次的欢呼声中,我有了骄傲的资本。那时,我多光荣,出了门,也是昂着头,挺着胸,迈出的每一步都是骄傲。成功的果实在人生的枝丫上摇曳生姿,自信的彩灯装点着心灵的大树,谁又料想哪会长出个失败的苦果来?

  到了中学,面对陌生的面孔,我感到一丝丝害怕。这时,我“迎”来了我的叛逆期,在家中,脾气异常火爆,对父母说话就像吃了炸弹一样(引用老妈的话),声音都是高八度的。那时我自负自己多么聪明,认为自己想的办法总比老妈周全。也许是因为我的任性,成绩一落千丈。一颗宝石如果失去了光辉,那就是一块石头。可妈妈仍像原来一样,在我想打瞌睡时递上一杯掺上白糖的咖啡,虽然失去了原来的苦味,有点过甜,但它仍是被温暖的气体所环绕着。妈妈说她从来不怀疑我的实力,因为她是我的妈妈。

  确实,世界上恐怕很少再有和母亲一样了解你的人了。

  问你是否曾观察一位母亲平凡的心?问你是否看到母亲在暗暗地拭泪?问你是否做过一件让母亲兴奋无比的事?

  只需回答是或不是。

  等那一天,云飘了,雾散了,在那晴朗、明媚,蓝得无瑕的天空中,你或许能读懂一个母亲的心。

  读懂母亲作文(三)

  总以为母亲只是一本平实的书,无需倾注任何感情的诠释就能读懂它,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母亲只是一间古老的旧房,她给我的童年以遮蔽,但不会提供新的风景,总以为母亲的嘱咐是一种唠叨而不予理睬,总以为母亲宽容无需女儿的呵护,总以为……

  是的,进入中学的我才意识到:我和我最亲近的母亲之间竟潜伏着无数的代沟和盲点。学习的紧张,考试的失败,形式的逼人已使我无暇去接触母亲,不喜欢她重复了无数次的叮咛,甚至有时还会顶撞她。每每母亲提起我的小时候的事,我总会不耐烦地说:“老提那些往事,烦不烦呀,别说了好不好。”我甚至开始藐视母亲的存在,一味地将自己投入到外边的世界中,而将母亲的关爱抛诸脑后。然而有一天,当《江城子》中的:少年自有少年狂,藐昆仑,笑吕梁,磨剑数年,今将试锋芒。烈火再炼双百月,化莫邪,断金刚。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时,我才发觉,当自己急着环视周围世界的时候,有一双微眯起的眼睛始终在背后凝视着我——那是母亲的眼睛。我知道我永远不可能走出母亲的视线。于是发自内心地渴望真正读懂母亲。

  记得那一天我观察着母亲的手,她的手不怎么大,长期的劳动使茧皮爬上了手指,使手背上长了一层层浅浅的皮。当鸡叫三遍的时候,妈妈的手就开始工作了:早上,忙着做早饭,接近中午,她又忙着做午饭,夜晚,当明月高悬的时候,妈妈的手又开始工作了,总之,妈妈的手既是勤劳的手,又是充满母爱的手。

  记得一个隆冬的早晨,天气很冷,为了御寒,我和伙伴们到小河边去滑冰。我不小心跃进了石灰坑里,我好不容易把脚提出来,可皮靴早已塞满了石灰。(www.seefan.cn)我果断地把皮靴脱掉,准备要给妈妈洗,可又一想:这样妈妈会批评我的。最后出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皮靴藏在门缝里,等天气暖和一点,我就去洗皮靴,但第二天,门缝里的靴子的影子都没有了,我急的差点哭起来,过了一会,我镇静下来,就到别处去找,刚到后门,就听见熟悉的“涮涮”声,

  这不是妈妈洗皮靴的声音吗?我随着声音走去,在天井院里,她的手冻的通红,裂开了几条裂缝,虽然天冷,但是妈妈的两胛边仍然掉下几颗晶莹的汗珠,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由感到一丝丝的酸楚。

  我不知道以前为何想逃避听讲过去的事,为何不愿意去迎接妈妈宁静而又温柔的眼神,真的是因为自己长大了吗?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曾经弱小?还是不愿承载亲人过多的恩泽。这时的我觉得自己好残忍,悄悄的走到母亲的身边,擦拭那被真实所打动的眼泪。夺下刷子,一边说:“妈妈,我来洗。”妈妈关心地说:“莹莹,我来吧。”我怎么也不答应,因为我已经把靴子和刷子夺了回去,最终妈妈不反对了。我把靴子洗完还一丝不苟的晒上去。当我重新穿上靴子时,眼睛又被那眼神模糊了。

  我知道,在人生的路上我不能一味地画一个别人为圆心的圆,那样最终会迷失自我,永远走不出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轨迹。然而,我永远也越不出一个母亲构成的同心圆,那圆心就是我和母亲之间的默契。

  我也并不是无法为母亲而写母亲,我只是哽咽于春晖的无私。我怕因自己的拙笔而损坏母亲的伟大形象—-虽然她只是众多东方母亲中的普通一员。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均不承担任何责任。女人语常识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会在工作日24小时内给予解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