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至塞上改写

  使至塞上改写(一)

  我终于走了,离开了洛阳。皇帝差遣我到边疆去察看。明眼人都知道,我再一次的左迁了。走的时候,我没有带什么行李,轻车简从。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天涯是一个人的天涯。我即将奔赴天涯,我的天涯。

  已经过了居延,这么快。

  一阵风席卷而过,飘飞的蓬草顺着风飞出了关塞。也许,我就上像一根蓬草,没有根的蓬草。皇命如风,把我送到这边疆来需要什么理由!一行大雁在空中慢慢向西北方向划去。它们是回家,抑或是迷途?

  转眼间,眼前已经没有了繁华,只剩下金灿灿的黄沙。荒凉而又无垠的沙漠里,匆匆行走。一缕轻烟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那里是户人家?还是一堆被太阳灼烧得禁不住燃起的枯草。烟是直的,可是它毕竟不能长久的坚持。我不做一缕貌似是直的的烟。不做一缕被微风一吹便弯折了、消失了的烟。我有我的主张,我的立场,我的想法。我注定要为此斗争,拼搏,注定只能是像一棵巨树,宁折不弯的树!

  马车仍旧在奔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条蜿蜒的长河跃上了着死寂的荒漠舞台。水奔腾着,呼啸着,却仍旧清晰的映出了天地间的东西,最真实的印象。我明白,历史一定是一条如明镜一般的长河,会现出每一个人、每一件事的真相,会给每个人以公正的评判。终会有一天,人们将相信我,我没有错!

  夕阳。多圆啊!我被自己吓了一跳。太阳难道不是一直都很圆吗?千古不变。我相信,真正的真理不论如何都是不会因为外物而改变的,如同太阳一样。

  沙漠的天气乍冷乍热。又是一阵狂风卷着黄沙席卷而过,打得车窗嗒嗒的响。我不由得敬佩着那边关的将士。他们在如此艰苦恶劣的环境下出生入死。我也同样的羡慕他们,因为,毕竟他们可以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不顾一切的出生入死……

  我不由得想起那句话,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天涯是一个人的天涯。现在,该反过来了吧?天下是一个人的天下,天涯是天下人的天涯,不是吗?

  远方的地平面上浮起了一个关塞。在余晖的映照下格外的灿烂。萧关。远远的看见一个骑兵在巡逻。眉目间略带了疲倦,却仍旧是威武而尽责的。“你们的长官在哪?”“在前线。”

  在前线……

  使至塞上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局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使至塞上改写(二)

  时近黄昏,漫天飞舞的黄沙渐渐平息了,戈壁滩上一望无际,天与地之间是如此的辽远广阔,人行走在天地之间是多么的渺小。我不禁感叹起来:“啊,啊,啊!”“哪来的乌鸦?”边上的车夫,戏说。“一时之间,我想不出什么适当的语言来形容此时此刻的感动。”摸摸头,我不好意思的说。

  自然是伟大的,它深邃无言,却在它宽广的怀抱之中孕育世间万物,笑看人间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任繁华归于平静,看平地又起纷纭……

  “远处的烽烟直指向上,烽火的起点就是我们此行的终点吧!”主人淡然道。

  我顺着主人的眼神看去,忽然发现眼前竟是一幅画。

  遥望远处烽火的直于天地的宽广形成一幅绝妙无双的图画,越发显得天地无垠,也只有在这塞外才能感受这雄浑奇丽的壮观的景象吧!

  回首来时路,又是一幅画。一条大河向远处奔腾咆哮,一轮夕阳羞红着脸颊留恋在身后。那直与圆,那黄与红,那奔腾与静止,咆哮与静谧不正是万古轮回里最永恒的对立之美吗?

  我们主仆完全被这千古奇观震撼了,呆呆地望着这天与地,直到黑暗湮没了我们的双眼,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主人一路上紧锁着的眉头舒展开了,饱含悲愤的双眸中多了份释然。是啊,在伟大的自然面前,人世的纷争又算得了什么呢?

  使至塞上改写(三)

  我离开了故乡,踏上了去边塞的路。

  我乘着马车,带上少许的随从准备去慰问边塞将军,实质上和被流放没什么区别。我以监察御史的身份来到了居延,飘飞的蓬草被吹出了边塞,北归的大雁悄然地飞进了胡地的天空,我也像它们一般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边疆。

  荒无人烟的沙漠上只有一缕孤独而笔直的烽烟。傍晚,遥望黄河的尽头西落的夕阳是如此的圆。(www.seefan.cn)我望着那夕阳,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想起了故乡,想起了亲人,想起了朋友。

  到了萧关,只听见随从说了声“有人!”,我探出头去看,只见远方有一个人骑着马向这边奔来,那人举着我们的旗帜,便知道是我们的侦察兵。我向他询问道:“都护在何处?”“正在边防前线指挥作战。”来人答道。我说:“那没什么事了,去做你的吧。”他鞠了一躬,便策马离开了。

  而我又孤独地向着边防前线去了。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9/1/13作者:明明如月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