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雪

我想我是喜欢雪的。

无论是电影《剪刀手爱德华》还是《魔法保姆》,最后的镜头无一不定格在那片纷飞的大雪中,恍若温暖荡漾。

昨天,一下午的雨加雪,一下课就围在走廊里,尽管明白,这雪的稍纵即逝。

晚上放学提前了,去家庭老师家做作业,临近8点,正当我忙得昏天暗地两眼发黑时,另一个同学从另一个房间里很淡定地走出来说:“明天肯定不用上学了,雪很拼命。”

我拚命揣摩着“雪很拼命”到底怎么个拼命法。写完作业,走下楼梯向窗外眺望时就楞住了,那是我祈祷过多少回的风景啊,暗夜孤灯映衬下的大雪茫茫地撒下世界,模糊的瞳孔中远处已是一片苍茫。每走下一层,我都急切地把头伸出窗外,感受大地上覆盖的那些皓皓的雪的沁香,离我愈来愈近的那般恬静。

下了楼,在一片纷扬之中仰望天空,惊异黛蓝色的夜幕下竟有如此纯白的东西,微有些想要留泪的冲动,尽管那样很矫情。又想起《剪刀爱德华》的尾声中,已是位老太太的金在屋里向孙女讲述那个故事,屋外雪缀满橘色的灯塔,“但愿他还能记得我年轻时的样子。”画面随即跳转,爱德华的剪刀手挥舞着,冰雕外一片纷扬,金在那片最纯净的雪花之中旋转,舞蹈。

定定地站在风雪中,一样的夜,一样纯白美好的世界,一样静而无声的心境。

忽然想起去年,我六年级。那只是一场小雪,落地消失。那时激动得拨通同学的号码,“下雪了呢!”“真的……”那时我们有着一样的兴奋,现在你又是否会因为这场雪的降临而突然地想起许多?

任雪花落满双肩,慢慢地走着,只是怕太张皇就会把一种好不容易复苏的东西又一次撇在身后。雪真是很厚了,汽车呼啸着破裂冰层,错断有声。手轻轻地抚上一边的灌木丛,那些毛茸茸的碎雪并未完全地覆盖它们,皑皑间透出灰绿色的雅致。

到家,上楼拿了相机在阳台向下拍,按下的快门里并不是我所看到的景象,落下的雪花因聚光而像辰星般闪亮着。千树万树梨花开,也正是如此吧。

有人说雪和花一样,都是短暂的,会融化,会凋谢,但正因此,我才会如此痴迷,我已预知它的消失,才会倍加珍惜于铭刻,才能让那些逝去的美,真真切切地在脑海里烙印。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邮箱:run@seefan.cn 我们将会第一时间给予更正或删除。

最后编辑于:2019/1/3作者:采蘑菇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